昔日,黑沙環海邊的海蟑螂好常見。看着牠們四散逃走,轉瞬消失無蹤,但仍可以看到石縫中露出的一對觸鬚,你蹲下來狡猾地看着,會覺得那是與海邊的互動。海蟑螂生命脆弱,你處心積慮去捕捉牠們,總能捕捉到一二隻,只要動作夠快就可以;動作快,力度就不好控制,牠們雖屬甲殼類,卻只是軟甲,一捏就散,鮮能活捉。

(網路圖片)

現在海岸還有蟑螂,是名副其實的陸棲大蟑螂,牠們以前並不是海邊的主角,只因城市發展,海邊居民密集,逐人而居的蟑螂有時也對海邊垃圾感興趣,鵲巢鳩佔矣。海蟑螂反倒成為珍稀物種,不輕易碰到,印象中在龍爪角還可以發現牠們。

現在海岸還有蟑螂,是名副其實的陸棲大蟑螂,只因城市發展,逐人而居的蟑螂有時也對海邊垃圾感興趣,鵲巢鳩佔矣。

幾年前有一次,在珠海情侶路閒逛,那是風雨天氣,潮漲加上海浪拍岸,無處容身的海蟑螂密密麻麻地粘附在海堤壁面靠近路邊之處,我冒着風雨觀察了一會兒,像與老朋友見面一樣,卻見有一些海蟑螂不時被浪沖進海裡,愛莫能助。這些海蟑螂中,或多或少有小時候見過的海蟑螂的後裔吧!

黑沙環海邊水陸兩棲的尋常生物,概括起來有“四大家族”,海蟑螂只是其一,餘下三大類分別是蜑螺、蠔和蟛蜞。

與海蟑螂的敏捷和脆弱相反,蜑螺只穩穩地粘在防波石上,雷打不動,坐以待斃。其外骨骼像石子一樣堅硬──其實貝殼的成分多是碳酸鈣,塵歸塵,土歸土,可以說貝殼實與某些石頭(如大理石)是“同類”(不過澳門的岩石主要為花崗岩,成分是硅酸鹽)。

黑沙環海邊水陸兩棲的尋常生物,概括起來有“四大家族”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牠們的真名實姓,是後來我上網求證,知道類似的生物統稱為蜑螺,但種類繁多,又找不到澳門有相關的資料記載,按照描述和圖片比照,估計澳門出現的就是“花圓蜑螺”或“漁舟蜑螺”吧!那些圓圓的、黑黑的、有隱約花紋的螺類,粘在防波石和防波堤上,走過去輕輕用力就能剝下一顆,只是這種螺既平常,又不漂亮,頑皮的小孩會拿來像石子一樣踢,我也試過無聊時抓來仔細審視,看膩了便拋入海中。

由於實在太平凡,也沒食用價值,比起其他生物,牠們受到人類的直接傷害反而最少,通常是牠們在漲潮時爬到高潮位的防波石上,退潮來不及撤退,一整天待在那裡,可能被太陽曬死也說不定。

如此平凡的生物,也是只能在遠離煩囂的龍爪角才能發現牠們的蹤影了,多粘附在礁石上,也有一些在潮池中。小時候,哪會想到這種尋常而不起眼的生物,有一天會在澳門半島絕跡呢?

小時候,哪會想到這種尋常而不起眼的生物,有一天會在澳門半島絕跡呢?

(海邊的童話・二)

 

往期回顧:

永遠的海皮(海邊的童話・一)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