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哪來的消息,說本澳賭場開始購入機械人,來代替真人荷官,從而減省人員開支。姑勿論機械人荷官的購置和維護成本是否合算,單就技術上能否不差分毫地判斷輸贏及準確派彩,就足以令人憂慮,要知道些少問題就能拖慢賭枱運轉,影響收益,更何況出現在賭桌上的情況千奇百趣,難以預料:機械人如何防止賭客“彈弓手”?能否識別賭客的話語從而解答賭客的疑問?是否具備與賭客吹水及討好顧客的功能?能被製造成真人美女的模樣嗎?

不知哪來的消息,說本澳賭場開始購入機械人,來代替真人荷官
不知哪來的消息,說本澳賭場開始購入機械人,來代替真人荷官

如果上述通通可以辦到的話,那麼機械人應該價值不菲,不但可以替代荷官,甚至能替代公務員了;如果辦不到的話,豈不是還要多請兩三個人來“傍住”機械人荷官,處理賭枱上的突發乃至一般情況?這不是阿茂整餅是甚麼?這還未考慮法理上的問題呢。況且,有些賭客下注時喜歡觀察荷官氣色,喜歡“甩牌”,喜歡吆五喝六時荷官有反應,要是賭錢對住隻機械人,不如玩老虎機好過。

有些賭客下注時喜歡觀察荷官氣色,喜歡“甩牌”,喜歡吆五喝六時荷官有反應
有些賭客下注時喜歡觀察荷官氣色,喜歡“甩牌”,喜歡吆五喝六時荷官有反應

未來科技尤其是人工智能可否發展到機械人可以完全替代真人做荷官的地步,現在還不知道,但可以估計的是,製造機械人的某些資源一定十分罕有或者掌握在大財團手裡,而維護技術及中樞軟件也必由原廠操控,博彩公司所付出的資源未必比請真人荷官少。最重要的是,如果賭場採用大量購買的方式,一旦市場衰退,不是說像對真人荷官般,用“放無薪假”的撒手鐧就可解決營運成本問題那麼簡單;要是租借的話,廠商也不會傻到只訂定兩三個月的短期租賃合約,應該一簽就是幾年。錙銖必較的博彩大佬會冒這些風險?

傳播這種消息或對此半信半疑的人,相信有一些是荷官,尤其是競爭力較弱的一群,畢竟年來賭收連跌,博彩就業市場出現波動,這些都是荷官“信邪”原因,杞人憂天可以理解;另外一些,估計就是一直看不起荷官,以為荷官只懂派牌,聽到消息後幸災樂禍的人吧!荷官的工作無疑有一定程度是機械化的,但不代表識得呼吸就能勝任,做荷官手腳要快,識執生,有一定交際和應變能力,而且隨時隨地得被賭客問候娘親,搞亂生理時鐘的三班倒制,也不簡單。

有朝一日,如果機械人取代真人做荷官真能實現,那麼相信不只荷官,大部分偏向機械化的工種都可能被取代,甚至警察等公務員也岌岌可危,到時機械警察像《超人類卓比》描述的一樣可以批量生產,還打不死。我想說的是,博彩從業員的就業狀況,其實就是澳門勞動力市場的風向標,荷官就業面臨威脅,其他行業也一定受到牽連。

 

(網路圖片)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