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電視台重播經典劇集《誓不低頭》,令我聯想到“八仙飯店滅門慘案”,我因而又記起了蓮峰山上的木屋。我曾經向朋友提過“蓮峰山”,朋友竟摸不着頭腦,我要說也就是“望廈山”時他才釋疑。“蓮峰山”的稱呼比“望廈山”要古老,且後者是翻譯葡文得來的,卻想不到“妹仔大過主人婆”。八仙飯店在蓮峰山腳附近,後面是菜田,經過菜田可進入上山的路。

小時候的印象已很模糊。也許住那裡的多是貧民之故,近年來“老餅話當年”風氣旺盛,始終未見有人貼出蓮峰山木屋的照片。在三角花園對面,是到山腳的主要路徑,猶記得是一條土路,旁邊一間木屋是“山寨廠”,有時會有些次品玩具被丟在外面,我撿過一隻粉紅傻豹,手腳都可拉長,放手就會慢慢縮回去。

401510939_m
位於蓮峰山腳下,設有澳門唯一的廟學──普濟蓮峰學校 (圖片:網路)

我在蓮峰山下的蓮峰小學讀書。有一段時期,我一位要好的同學就住在山上。他比我年長,是留班生,特別照顧同桌的我。我能夠獲得如小弟弟般照顧的機會不多,一來我本身是家裡的兄長,二來我要強,三來別人也不願照顧我。那同學有個妹妹,也是我同學。緣分關係,我一兩年總會遇見她一次,大家也沒多少話說,打聲招呼,擦肩而過。至於那當我是弟弟的同學,卻自他小二輟學後此生從未再遇,試過問他妹妹,她的答案似是而非。現在要是見到那同學也不會認得了。

實在很感激澳門尊重私有產權的法律精神,一處地方一旦形成街道,兩邊建築地段做了登記,無論將來如何拆建,街道就是那樣子了,記憶也就有所憑藉。那條到山腳的主路,大概就是現在的蓮峰街,在山腳處有土地公公,如今也還在。

同學與妹妹那時的家在半山上,上山道有混凝土階級、有麻石階級,也有木板階級,一直登上他們的屋子,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家見到小孩們,就會斟水給大家喝。那是照顧他們的爺爺。印象中,他們屋子雖小,卻不單有房間,而且牆上還有掛鐘和祖輩的遺照,外面還有大樹和大石,感覺比我家強多了。

那就是我的故鄉一景。

 

(圖片來源:網路)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