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插畫家高木直子的系列漫畫相信有不少人看過,我們總是會被故事裡那個小小個子卻勇於脫離原生舒適區(Comfort zone)努力往外闖的主角所折服。

在我身邊同樣有這樣的一個小個子女孩,從澳門走到台灣再到北京最終踏上法國。

韋小姐跟我同年出生,但從高中起對她的感覺像妹妹似的,圖為剛升上大一的我們
韋小姐跟我同年出生,但從高中起對她的感覺像妹妹似的,圖為剛升上大一的我們

韋小姐是我從高中開始認識的好友,同為轉學生的我倆起初是互相看不順對方的,我是因為她總是臭著臉,一臉故作神秘。而她討厭我的原因則是我帶著很醜的頭飾。

小時候的喜怒哀樂總是大起大落,很快自恃“有性格”的兩位女孩慢慢成為密友,後來我們一個愛上了電影,一個愛上了時裝,高中畢業後就分道揚鑣,韋小姐到了台灣升大,而我則留在澳門。那一年的我們,都不能入讀心水的大學。

韋小姐的設計古靈精怪,但跟骨子裡的她是一樣的
韋小姐的設計古靈精怪,但跟骨子裡的她是一樣的

大二的時候,我開始用另一種方式尋找拍電影的機會,忙得不可開交,突然收到韋小姐的電話,她說要轉學到北京,猶豫不決的她問我好不好?

我二話不說地支持她的決定,於是小個子的她一個人拎著一箱箱的行李從台南跑到北京去。

大學畢業前夕,準備到北京追夢的我跟她在北京見面。在酒吧裡的她說想到法國去看看,於是我留了在北京,而她則一個人到法國跑了一圈。

2014年,韋小姐被我邀請入組,成為沙漏愛情的服指,圖為在現場工作的她
2014年,韋小姐被我邀請入組,成為沙漏愛情的服指,圖為在現場工作的她

2014年拍攝人生中首套長片時,剛好在澳門的她成為了我的服指,殺青之後,我們為了自己的夢想定下了三、五、七、十年的目標,繼續各自努力著。

韋小姐總是能找到自娛自樂的方式,也因如此很受劇組歡迎,圖為她跟攝助一起搞怪的照片
韋小姐總是能找到自娛自樂的方式,也因如此很受劇組歡迎,圖為她跟攝助一起搞怪的照片

這兩年多來見面的次數不多,維繫彼此的則是手機,偶然交換一下近況,這個夏天我終於開展了第二套長片的拍攝,同樣在忙得快瘋掉時收到她的消息,她告訴我,她設計的系列服裝入選了法國“TRANOÏ”高級時裝及流行飾品展覽會⋯⋯

自今我仍未親眼看過她的時裝秀,個子小小的她領著模特兒走出來時的感覺很捧,圖為她第一次於澳門走秀的照片。
自今我仍未親眼看過她的時裝秀,個子小小的她領著模特兒走出來時的感覺很捧,圖為她第一次於澳門走秀的照片。
作者
陳雅莉

距離小城2200公里以外所遇見的人與事,關於演藝圈,關於追夢與貓兒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