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小城熱滿話題之一必定是開業13年的邊度有書,最終也逃不過搬遷結業的命運,身邊有很多朋友都為此事感到惋惜,慨嘆小城近十年來的變化。人流興旺且又繁榮的商業地段似乎再也容納不了小情小調的經營模式,但更深的感觸莫過於閱讀與實體書店在小城裡,早已成為小眾的事。

在資訊唾手可得的時代,吸收訊息的方式早已發生改變,互聯網每天都有新奇有趣的視頻、動態圖片、短文。人們從過去主動地尋找感興趣的內容到後來被動地吸收一堆看似有用,實際看了也不太記得住的資訊。有沒有發現在微信以及臉書裡看到有用的東西,慣性儲存下來後,真正翻開來看的次數少之又少?

閱讀的方式慢慢多樣化,不同的電子產品均有閱讀功能,筆者也曾出於嘗鮮心態購入Kindle,但最終還是放棄使用,因為終究深愛手執紙本書,一字一句地劃上橫線,寫下感想與標註。工作的關係,一些影視類的工具書、每次開展新項目時的參考書,一本本地放在書架裡,隨著書本的慢慢增多,漸漸成為五年北漂經歷的見證。

因為嘗鮮心態入手Kindle,但後來發現對於喜歡在書上標記內容的人來說未必是最直接方便的選擇
因為嘗鮮心態入手Kindle,但後來發現對於喜歡在書上標記內容的人來說未必是最直接方便的選擇

現在北京家裡的書本早已累積上百本了,偶然也會因此帶來煩惱,尤其是每次搬家的時候,看著那一堆又一堆的書確實也會心感無力。後來發現內地有一個名為“閒魚”的APP,可以將閒置物轉讓或贈送,於是又開展一場整理與贈送書本的大戰。早些時候回到澳門,籌備自己的工作室,發現工作室旁有一家名為“漂洗易書”的小店,它的理念是放下一本你不看的書,拿走一本你感興趣的,至今從未見過店主,但總覺得這種漂流活動有浪漫,於是也默默地放下一本看完的書,幻想著是怎樣的人將它帶走。

位於工作室旁邊的漂流易書小店,假日裡也會看到不少人來看書
位於工作室旁邊的漂流易書小店,假日裡也會看到不少人來看書
後來在臉書上也發現了一個名為免廢漂書的團體,人數不多,但也將近一千人,不時有網友在群組裡發放贈書消息
後來在臉書上也發現了一個名為免廢漂書的團體,人數不多,但也將近一千人,不時有網友在群組裡發放贈書消息

 

作者
陳雅莉

距離小城2200公里以外所遇見的人與事,關於演藝圈,關於追夢與貓兒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