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散夢醒-回憶依然

2016年的7月30日下午5時半,由作為導演的我拍下“第75B場Shot3Take2”的拍板,電影版《那一年我17》澳門部分的拍攝終於完成了,這也是筆者消失了一段時間的原因。從籌拍這套電影開始之初,我在臉書上累計自己哭泣的次數。這舉動是有點矯情與無聊,但正因如此,每次的流淚有了記錄,也見證了這一段路是怎樣走過來的。

2016年7月30日下午五點,《那一年我17》殺青,現場其實充滿了不捨的情緒,但大家選擇微笑面對,照片由阿豹提供
2016年7月30日下午五點,《那一年我17》殺青,現場其實充滿了不捨的情緒,但大家選擇微笑面對,照片由阿豹提供

《那一年我17》是一個關於青春與音樂的故事。演員陣容方面,找來了香港的外援新晉的文青女神袁澧林(Angela)、Callstar組合的King以及《沙漏愛情》的男主角李任燊、澳門幫則有歌手彭永琛、馬曼莉以及演員梁健婷、陳世平。當中還包括了客串的數位兒時熟悉的臉孔,然而一連下來的幾篇文章,我想介紹的卻是幕後的工作人員,因為一套電影若然成功了,人們能記下來的往往是主創以及演員,其他人呢?則鮮有觀眾記得。有沒有發現,有時候看畢電影後,片尾字幕漸出便是觀眾離場之時。

拍攝過程裡有兩位人兄一直從旁記錄,為我們的光影時刻留下了證明,他們分別是劇照師Akimoto(阿豹)以及側拍Benz(黃敬騰)。《17歲》是套低成本製作的電影,聘請兩位的價錢根本不符合市價。劇組不好意思開口,幾經商議之後,由作為導演的我開口提出價錢。記得那個晚上收到Benz的微信回覆,答應接下工作,並鼓勵我繼續前行。Benz本身就是一位堅持做紀錄片的創作人,早年的《自作業》記錄了影視行業自由工作者的迷茫與信念,看得我熱淚盈眶。由於價錢不高,側拍記錄的日子是實際拍攝的一半,然而我總是看到他出現在片場,每一場重要的戲他必定出現。拍攝期間由於天雨的關係,我們延期了一天,因而影響到側拍的工作,他笑說自己提早殺青,但其實也跟我們一起作戰至凌晨,然後直接出發到喜馬拉雅山拍攝新的紀錄片作品。

劇照師阿豹總是用相機紀錄他人,自己的工作照側少之又少,這是在17歲劇組裡僅有的,更是演員主動提出合照的,照片由阿豹提供
劇照師阿豹總是用相機紀錄他人,自己的工作照側少之又少,這是在17歲劇組裡僅有的,更是演員主動提出合照的,照片由阿豹提供
Benz目前正在喜馬拉雅山上為自己的作品努力中,我總是覺得能堅持不懈,專心一意做紀錄片的人是可愛而可敬的。
Benz目前正在喜馬拉雅山上為自己的作品努力中,我總是覺得能堅持不懈,專心一意做紀錄片的人是可愛而可敬的。

也許本身也是從事影視相關行業的原因,也許是因為跟攝製團隊很相熟的關係,阿豹的劇照除了演員以及主創之外,他總是能捕捉到幕後每一位人員工作的狀態,在最後階段,他把照片沖曬出來送給大家,他說這是“殺青禮物”。阿豹說:“有時候照片拿在手上欣賞的感覺跟在手機裡看是很不一樣的。”是的,就像電影一樣,在大銀幕上放映與在電腦上放映,對於我來說也是不一樣的意義。現在“夢”終於發完了,眾人都回歸現實,在此謝謝站在比攝製團隊更後的兩位,讓我們的夢雖終結,但回憶卻有了證明。

劇照師阿豹在澳門導演徐欣羨新作中的工作照,照片由阿豹提供
劇照師阿豹在澳門導演徐欣羨新作中的工作照,照片由阿豹提供

 

作者
陳雅莉

距離小城2200公里以外所遇見的人與事,關於演藝圈,關於追夢與貓兒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