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現年廿五、廿四歲的澳門青年六年前赴加拿大升學期間,他們已離婚的父母沒按法院判決支付扶養費,告上法院請求判雙親付費。

起初,初院不接納被告提出原告沒履行應有的尊重義務,導致失去獲得扶養權利的抗辯理由,判子女勝訴。父母不服,針對這一決定向中院提出上訴,中院推翻初院判決,裁定這一理由勝訴。兩名青年不服上訴至終審法院,終院裁定子女嚴重違反尊重父母的義務,父母沒義務扶養他們,判上訴敗訴。

終審法院合議庭指出,隨着子女的成年,原則上親權即告終止,父母向子女提供扶養的義務亦隨之終止。然而,立法者規定,父母仍對沒能力負擔自行生活及教育費的成年子女負有臨時扶養義務,這項例外義務以正常完成學業或專業培訓所需的時間為限。從該案已認定的事實可知,兩名原告已成年、仍在學及沒有工作,可享有父母的扶養。

不過,終院指出,該扶養遵循一個合理標準,即父母在合理限度內承擔該義務,這個合理限度所指的是在具體個案中,必須能夠合情合理地要求父母繼續向已成年的子女提供給付,同時扶養必須與父母的經濟能力合理相稱,且嚴格與子女的需要相適應。

另外還要考慮《民法典》第一八五四條第一款c項的規定,“扶養權利人嚴重違反其對扶養義務人的義務導致扶養義務終止”。這裡所提到的義務包括《民法典》第一七二九條規定中,子女對父母應盡的尊重義務。

合議庭指出,在以中國人為主體的澳門社會,子女對父母的尊重是一項核心倫理價值。難以接受不尊重父母的成年子女,還要求父母扶養他們,繼續供給他們所需。這不是一個值得鼓勵的觀念。若成年子女嚴重違反尊重父母的義務,父母便沒有義務向他們提供扶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