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大名學者薩克斯:美國科技一哥是怎樣養成的?

薩克斯在“中國並非我們經濟問題的根源──大公司的貪婪才是”一文中續說:

美採用英科技 二戰後搬德國人才回國

5.任何快速改變的科技,都總是在知識產權問題上打巷戰,即使美國公司之間亦如此。這種競爭,是全球經濟體系的一部分。科技界領袖都知道:他們不應指望通過保護,而是通過繼續創新來保持領先。

6.看看美國的科技一哥地位是如何獲得的?

19世紀初,美國鍥而不捨地採用英國科技。當任何一個國家想拉近與先進國的科技差距時,都會從國外招募人才吸納科技知識,為己所用。以美國彈道導彈計劃為例,也是在二次大戰後(1945~1959)把前納粹火箭科學家羅致到美國,協助建成。

任何快速改變的科技,都總是在知識產權問題上打巷戰,即使美國公司之間亦如此。

中國體量大拒美國主宰世界

如果中國不是一個亞洲人口大國,而是像韓國那樣,只得五千多萬人口的小國,美國就會將中國故事說成是偉大的發展成功故事。但由於中國體量太大了,中國拒絕美國“有權管理世界”的要求──畢竟美國只佔世界人口的4.2%,遠遠少於中國的25%。但事情的真相是:由於科技和知識在全球擴展的速度比任何時候都要迅猛,中國或者美國任何一個要支配世界,都是不可能的。

美應同自己大公司而非中國開戰

7.和中國貿易,美國獲得低成本消費品及日益高質量的產品,當然亦引致來自中國直接競爭造成的製造業職位流失,貿易本來就是如此。指責中國在這方面不公平是錯的,因為美國公司在中國設廠生產,或出口商品到中國,謀取了利潤,美國消費者因為有中國的廉價商品,享受到高質素的生活水準。

美國與中國應該繼續談判,改善雙邊與多邊貿易規則, 而非挑起貿戰,由一方威脅另一方,及過火地指責。貿易理論的基礎課就是不要停止貿易,這會導致生活水準下降、爆發經濟危機與衝突;而是分享經濟增長的利益,貿易贏家賺得的利益,補貼輸家。美式資本主義下的羅斯福新政時代,就是這種合作精神。可是,今天的贏家,全然拒絕分享他們的戰利品,由於沒有分享,美國政治充滿貿易衝突,貪婪全面支配華盛頓的政策。其實,真正的戰役並非與中國打,而是與美國自己的大公司打。這些大公司許多盡斂財富卻不給自己的工人支付體面的收入;美國商界領袖與超富階層推動減稅和更加壟斷性的權力,及把工序外包國外,總之,只要是利潤更大化的事他們都去做,拒絕接納任何使美國社會更公平的政策。

(待續)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