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左中右政客形成反華共識 特朗普反轉自尼克松以來聯中外交政策

由尼克松到克林頓美對華政策兩黨高度一致

CNN國際政治分析家格里菲斯在一篇題為“特朗普貿戰顯示中國如何盡失在華盛頓的朋友”(Trump’s trade war shows how China lost all its friends in Washington)的分析文章中,提到特朗普前的中美時代,改善對華關係一直是兩黨議題。由尼克松1972年訪華,到卡達總統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到老布什1989六四事件後仍然堅持與中國領袖對話,克林頓支持中國加入世貿,在在顯示無論共和還是民主兩黨,政府一直都在對中國使用engagement(接觸)政策。(即使奧巴馬外交戰略由中東撤出,“重返亞太”,組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意圖亦是暗地阻遏,並無與華公開對抗)。

美政壇左中右派競比較誰對華更鷹

到特朗普上任,這種穩定性與互相依存性開始反轉。對華貨品全面徵收25%關稅後再重擊華為;貿戰滑向惡化,將波及世界經濟。

特朗普攻擊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對華軟弱,但絕口不提拜登之子與中國銀行有私募股權交易關係,因為他自己的女婿亦與華有過千絲萬縷生意往來。圖為拜登與子肯特.拜登。

華盛頓戰略顧問公司Albright Stonebridge Group (ASG)中國研究主管指出,目前美國不論左中右派,都對華存廣泛鷹派立場,造成這種一致性的問題,在於並無出現可信的反駁論據,大家爭相比較“誰可以更加鷹派”,於是事實有時候會變得荒腔走板。去年當特朗普對中國產品開徵新關稅時,來自民主黨高層的抱怨竟然是特朗普的關稅還未夠辣。佩洛西當時呼籲特朗普“為美國工人與產品”更狠狠地敲打中國;即使到了今天,加徵關稅已使國內消費者與製造商蒙受損失,為2020年總統大選佈陣的民主黨領導層紛紛評擊特朗普對華貿戰的執行力,而非指責他的打擊目標。民主黨參議員舒默爾近日就指責特朗普在關稅上開多個火頭,應該把歐洲、加拿大、墨西哥拉到自己戰線,共同集中火力對付中國這主要敵人。

新冷戰格局將促成反華盛頓集團形成

共和黨內一直試圖要制約特朗普權力的傳統保守派 亦支持特朗普對華貿戰,但反對向歐洲人開火。紐約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哈斯二月曾說過這樣的一番話:“未見過美國外交政策中的另一個共識,像今次美國對華共識那樣快速形成。”目前形成新冷戰的風險正在上升,中美之外的其他國家被迫要選邊站。政治分析家警告,那會形成一個聯合反對華盛頓的集團,這是自上一次冷戰高峰期以來,未曾有過的事。曾被邱吉爾稱譽為“美國最有影響力七人之一”的亨利.魯斯的兒子,政治評論員亨利.魯斯(與父同名)去年十二月在評論文章中提到,“特朗普觸發逆尼克松路線,數十年來中美走到一起的趨勢正在逆轉,其發生的速度,連美國人也感到吃驚。”

(亨利.盧斯於1898年在山東蓬萊出生,是美國來華傳教士之子,《時代周刊》、《財富》與《生活雜誌》創辦人,率先提出20世紀是美國世紀的出版商。盧斯反共,有中國情結,其雜誌對中國抗日戰期間美國出手援華,產生巨大影響)

這是五個月前的評論,自此向逆轉方向發展的速度更快。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