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國VS一個歐洲? 中國/歐盟面臨改革關 實為難兄難弟

與中東歐經貿交往中國被疑分裂歐洲

參與16+1 中國-中/東歐(CEE)國家高峰的十六國都有一個共通點:都是前蘇聯集團成員國/東歐社會主義國家。已入歐的保加利亞/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波蘭/羅馬尼亞,曾是北約對頭組織華沙集團成員;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苑波羅的海三國,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不結盟的南斯拉夫聯邦,成員中的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已入歐,其餘的塞爾維亞/黑山/馬其頓(現改稱東馬其頓)和阿爾巴尼亞,是歐盟候選國;南斯拉夫內戰中受創最深的波斯尼亞-黑塞哥維那(波-黑)已申請但尚未展開入歐談判。

中國-中東歐第八次高峰會議在克羅地亞著名旅遊城市杜布夫羅尼克舉行,十六國都樂於有機會與中國領導人面見,發展雙邊經貿關係。
克羅地亞主持中國-中東歐峰會,總理普連科維奇稱“中克關係到達里程碑階段”。中國和克羅地亞簽署了多份經貿投資、旅遊、質檢、體育合作協議。

中國2012年開始和這批國家展開經濟與投資關係,並且愈趨緊密,令歐盟感到中國試圖在歐盟東擴進程中“撬牆腳”,在中/東歐布置經濟及政治影響力,分裂歐洲。

老歐洲要新歐洲“歸隊”強化歐洲一體

部分已入歐的中/東歐國,感到歐盟對他們經濟支援不足,卻管得嚴;申請中的感到入歐前景趨渺茫,都不約而同覺得和中國發展緊密經貿關係,吸引中國資金投資,更為實際。

以德法為首的老歐洲國,對16+1 峰會抱極大戒心。明年歐盟-中國峰會由德國主持,德國將邀請所有歐盟成員元首一同列席,打破以往由歐盟官員作代表的慣例。此舉被解讀為歐盟核心國回應過去忽略小國無法直接與中國領導人面見機會,爲中國製造了撇開歐盟和中/東歐獨立發展關係的機會。如今亡羊補牢,要把離隊的十一個成員帶回歐盟旗下,以示歐洲一體。

歐盟中國彼此倒逼對方改革

四月的16+1峰會,十六國都識做,所有文件和協議,全部通報歐盟,以示“歸隊”;中國亦多番強調,“樂見歐洲團結和繁榮”,中國在中東歐的合作,是促進了歐洲的一體化。

對歐洲-中國關係素有研究的專家表示,中國與歐談判和達成任何協議時,都不厭其煩重申對方要承認並遵守一個中國(政策)。那麼,可不可以要求中國也照顧歐盟的感受,不要在其成員及準成員國中,過度勢力擴張?

問題是:歐盟是經濟而非政治實體,更不是一個國家。歐洲一體化搞了幾十年,到如今英國脫歐,疑歐民粹主義席捲歐洲,歐盟下一步該如何改革來應對這股離心浪潮?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如今世局丕變,前路要如何走?二者都險關重重。

如果說,歐盟對華經貿立場開始強硬,倒逼中國不得不更深化改革;那麼中國勢力“入侵”歐洲,也反過來讓歐盟核心國思考,要進行甚麼改革,才能團結成員,不讓歐盟走上分裂之路?

中國和歐盟,某程度是難兄難弟。

 

(歐洲對華政策轉趨強硬.五)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