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中國變西方陣營成員”希望 德法改產業政策應對中國崛起

中國變得並非德國原意所望

二月《經濟學人》刊出“德國對中國的恐懼:中國如何推動德國重新思考產業政策”的文章,指“中國的崛起激發了柏林的一些革命性思維”。

德國多年來對華政策座右銘是“通過貿易來改變(對方)”,對中國最終會成為西方陣營一員感到樂觀。但現實是:中國變得並非是德國原意想要的那種。

德國最初輸入中國便宜的消費品,對中國出口昂貴汽車/工業工具/種種小玩意;可是德國公司很快就發現,在中國設廠營運通常意味著要放棄箇中的技術,同時需要遊走於繁冗、有利其國內競爭者的各種規條,生意並不易做。

拚購改供應鏈 德中小企憂中國搶飯碗

最近,有些德國中小企製造商開始擔心中國人會搶他們的飯碗。得到國家大量補貼的中國企業在產業供應鏈上不斷向上爬,並且在歐洲到處收購各類產業,德國中小企曝露於中國(2025)新工業政策中(成爲收購目標)。

事態的發展引至態度的改變。德國自民黨議員 拉姆布斯多爾夫說,德國商界過去總是要求政府不要干預市場,現在他們發現,光是絮絮唸海耶克經濟學是不行的。中國近期的政治與經濟發展, 粉碎了“中國最終會融入西方陣營”的任何希望。

海耶克是曾獲諾貝爾奬的奧國經濟學大師,不相信與個人自由相悖的社會主義理想可以有效地落實,堅持古典自由主義,是全球化資本主義的重要推手。其著作《通往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批判四十年代流行的凱恩斯學派,抨擊計劃經濟只會導向極權專制。

商界籲政府製新政策應對中國崛起

一月,德國最大商界團體“德國產業聯會”(BDI) 在一份報告文件中,認真地表達了對中國搶飯碗的憂慮,其會員從前視中國是“有賺錢吸引力”的新市場,現在視其為“系統競爭者”。報告向歐洲領導人羅列了幾十項建議:由給研究減稅,到在數碼基建上加大投資……等,其發出最重要的信息是:德國和歐洲必須放棄中國會改變的希望,製定政策來應對中國崛起。

接著,德國與法國的經濟部長共同發表了一份 “適用於廿一世紀”的“聯合產業政策”宣言,內文沒提中國,但明眼人一看就知劍指中國。兩國提出聯合行動,促進歐洲在人工智能方面的能力(德國經濟部力言AI是自蒸汽機發明以來的最重要創新領域),承諾投資十七億五千萬歐元資助下一代電池的研發生產。宣言內最矚目的一段話是:法德兩國要賦予歐盟政府權力,推翻由歐洲委員會作的關於競爭的決議,認為現時的規條令歐洲公司與有國家支持的中國巨企競爭,太過困難。

德法聯合投資新業產需要資金和稅務傾斜。法國近年陷財困,能否執行新產業政策,頗成疑問。企業巨額捐款重建巴黎聖母院重燃黃背心運動,反映基層民眾對貧富懸殊的不滿情緒到達爆發點。

這份建言在德國引起經濟學界反彈,認為是重商主義思維作祟,放棄德國原有嚴謹的反托辣斯(反壟斷)法例,一切讓市場來運作的優良傳統,後患無窮。

 

(歐洲對華政策轉趨強硬.四)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