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比例失衡 女性成強暴對象

印度強姦案越演越烈,也同性別不平衡有關。眾所周知,印度家庭重男輕女情況嚴重,女兒不受歡迎是因為印度教家庭嫁女,要付大量嫁妝給男家(有人不堪負荷改信伊斯蘭教),生女負資產,生仔人財兩得。

勿吩咐我怎麼穿衣,叫他們不要強姦。

女人供不應求 對女性暴力升級

儘管法律禁止醫院診所提供嬰兒性別素描,然而禁之不絕,不少夫婦通過掃描知悉懷的是女胎,都選擇人工流產。目前,印度初生嬰男女比例是112:100。符合自然的比例應是105:100。有統計數字說,印度本應出生卻“失蹤”了的女性有六千三百萬。許多人認為,正是這個差額,造成對女性犯罪增加。引證北方哈里亞納邦的情況,說明人口失衡,同強暴女性數字確呈正比。該邦是強姦數字最高省份,又是男女人口比例差全國最大省。當封建的男權社會文化,遇上男女人口比例嚴重失衡,便成一劑毒藥。女性傍晚放工途中,於鬧市可能會被人擄走輪姦。若在偏僻處,有男人陪也沒用。2013年,一份誌雜的女攝影實習記者在男同事陪同下,到孟買一間棄置紡織廠拍照,被五名男子襲擊、強姦,男同事遭綑綁毆打,情況同巴士輪姦案一模一樣。而輪姦是印度強姦案的普遍特徵。

女實習攝影記者在孟買一廢棄紡織廠現場拍照時被輪姦。其中三名慣匪被判死刑。

強姦者不乏“斯文人”社會縱容成風土病

事發後警方出動大量人搜索現場,抓獲多名疑犯。翌年法庭判處其中三人死刑(三人是慣犯,一個月前在同一地點輪姦了另一名女子),一人終身監禁。2012年德里女大學生巴士輪姦致死案後,政府加重對強姦罪的刑罰,引入死刑(副作用是殺人滅口案大增)。判案後,孟買一地區黨的領袖說:“那些男孩強姦是犯了錯,不該問吊,我們要修改強姦法例。”事實上,很少案會如此迅速偵破及判刑。據說全印度報警之後能夠上庭的強姦案,比例是十分一(案子太多,“仍在排隊中”),上庭而最後把犯案者定罪的比率,是四分一。

1996年一宗發生於克拉拉邦的強姦案,一名十六歲少女被人擄走後,整整一個半月內,在不同人的家中、在酒店、汽車、公共巴士上,先後被二十四名男人強姦。案件九年後才審結,法庭宣判除一人外,所有人無罪。(受2012年舉世震驚巴士強暴案刺激)2013年高等法院下令案件重審,六個月內完成,一人被判終身監禁,二十三人判監七至十一年,受害人總算沉冤得雪。案件令人眼珠子也掉下來的是:罪犯中有退休教授、律師、商人與政府官員。在印度,強姦勾當並非單純流氓所為,而是一種風土病,盤根錯節蔓生於社會各階層,成為國家之恥。

一幅漫畫,述說印度女性活在強姦/輪姦恐懼中。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