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強姦何時了 因由知多少?

2012年德里女大學生辛格在巴士上遭輪姦後傷重不治,舉國抗議全球震驚之後,印度的強姦危機至今何以有增無減?

印度民眾示威抗議,指責姦殺女童,成為政治威脅和表達仇恨工具。

強姦案上升同民粹主義政治有關

印度一個反對性暴力與人口販賣運動的NGO創辦人 古普塔說,印度日益高漲的民族主義政治,尤其是印度教民族主義,混合印度社會的幫派心態, 把“他者”(other)視為“理所當然攻擊目標”(fair target), 因而攻擊穆斯林與賤民,是理所當然事的想法,同印度近年政治上的民粹主義變化,有莫大關連。

印度歷史悠久的種姓制度,到今天雖屬違憲,但仍在社會普遍存在:那些處於社會高階層的人,有一種根深蒂固概念:他們可以騎在低種姓人民頭上,賤民只不過是他們(擁有)的工具而己。

強姦日益被利用為威嚇弱勢少數派,發洩族群與宗教仇恨的手段。印度強姦案中,四成受害者是兒童,蹂躪之後虐殺,正是把“低等人”和“異者”,由人貶為非人心態的表現。

姦殺兒童作為驅逐穆斯林牧民的恐嚇手段

去年一月在印控克什米爾發生的一名八歲穆斯林牧民女童被綁架、禁錮在一所印度廟內,輪姦後殺死的事件,當地穆斯林牧民理解為是對他們發出的警告訊號:不可再在“印度教徒的土地”上牧馬過冬。查謨-克什米爾邦長期以來是宗教緊張地區,不過當地穆斯林指出,過去他們和印度教徒相安無事,但自從2014年印度人民黨(BJP) 上台以來,他們開始遭到滋擾和襲擊。女童姦殺事件後,當地穆斯林家庭感到生命受威脅,不少人開始收拾細軟,舉家遷走。

受害的八歲女童班諾是穆斯林遊牧民族,印度教徒居民為驅趕他們,對她下毒手。
查謨-克什米爾邦兩名部長,出席遊行支持被捕強姦疑犯的集會。講話的是工商業部長甘加。二人其後被迫辭職。

為選票政客給強姦疑犯打氣

調查人員稱,姦殺女童,是趕走少數民族穆斯林遊牧民社區計劃的一部分。案件發生之初,當地律師阻撓法律程序,警察毀壞証物(呈堂前洗血衣),執政印度人民黨的當地領袖,包括兩名邦部長,加入支持被捕者(其中一人是警察)的抗議中。

一群律師在法庭門外,阻撓警察入庭提訴被告人。

當局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韙,選票是主要原因。縱容印度教徒對穆斯林暴行,可以贏得當地印度教徒多數派的支持。為選票不惜放任多數派殘害少數派,受害人若是賤民或穆斯林,加害者是高種姓權勢者,除非事情鬧得捂不住,受害家庭能否成功報警立案,頗成疑問。

仇恨和分化人民被利用來收穫選票,實為印度民主之濫觴。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