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飛機零件禁運害命 伊乘客機師命如芻狗

克林頓出辣招 禁西方售飛機零件伊朗

1995年3至5月,克林頓對伊朗實施歷來最嚴厲的制裁,禁止美國公司與伊朗做任何生意。兩伊戰爭結束後,美國與伊朗的生意一直增長,克林頓命令一下,雙邊貿易曳然而止。這制裁令有道辣招:禁止美國飛機公司出售飛機/零件及維修服務給伊朗民航公司。 聯合國安理會在美國壓力下,通過了對伊朗的經貿、科學及軍事制裁。

美國對伊朗實施民航機及零件禁運,並非只有波音需要遵守,而是整個西方航空業都要執行。美國禁售令表明,只要你所製造的飛機上有美國零件或科技,都不能售予伊朗。在全球化,工業精細化的航空工業,一架飛機由幾十個國家所生產的部件造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美國對伊朗實施民航機及零件禁運,並非只有波音需要遵守,而是整個西方航空業都要執行。(網上圖片)

機師被迫走私零件 伊空難年死百人

2012年7月《紐約時報》報道,伊朗民航機隊經歷西方十七年禁運後,有機齡達到四十年的波音727,仍然要繼續飛。飛行員許多時肩負著到能夠飛抵的目的地買二手零件,或偷運黑市零件任务。伊朗航空從業員與乘客對美國制裁政策日益憤怒。因為無論是坐飛機還是當機師或客服,都變得高危。一位伊朗機師接受紐時訪問說:“我們每一次飛行,都可能是最後一次。”據截至2012年的統計數字,美國制裁造成伊朗飛機空難事件,使逾一千七百多名乘客和機員喪生。平均一年死一百人!

飛機年久失修,無零件替換,沒有新飛機加入,飛行紀錄自然差。伊朗航空被禁止在歐盟國家飛行。2012年奧巴馬政府更要求國際石油公司在歐洲和亞洲停止給伊朗航機加油。沒有燃油如何飛?結果伊朗航空被迫取消多條受歡迎航線。要知道,八十年代前的伊朗,在中東的航空地位,等於今天的杜拜,是個空運樞紐!

特朗普再施制裁 伊購新機無法付運

伊朗飛行員拉斯特加尔禁止子女加入航空業,囑咐“永遠不要幹這一行,實在太危險。”言猶在耳,他在一次內陸飛行途中墜機,機上七十七人全部喪生,死者大部分是前往大學報到的學生。

2016年奧巴馬政府解除對伊朗制裁,伊朗的航空公司大手購買波音/空巴及法國ATR飛機。不旋踵,今年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協議,對伊朗加碼制裁。伊朗已訂購的二百架新機,看來無法付運了。

今年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協議,對伊朗加碼制裁。(網上圖片)

美國歷任總統,不論民主還是共和黨,在對伊朗航空業實施禁運時,有沒有想到人命關天?從行為觀測,答案是:只有美國人命才值錢,其他的一文不值。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