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伊朗啓示錄:世界是個大黑社會

拘孟晚舟 全球5G大戰前哨戰

孟晚舟在溫哥華轉機被加拿大拘捕,輿論最初集中討論華為是否真的違反美國制裁伊朗法律,以門面公司出售HP電腦給伊朗。後來專家指出,這是全球5G大戰的前哨戰。其實,整個事件的核心:美國長時間全面制裁伊朗的法理何在?是否符合國際法與國際道義,西媒絕口不提。

伊朗由七十年代末爆伊斯蘭革命,巴列維王朝垮台,伊斯蘭共和國誕生,美伊交惡以來,一直被美國制裁,但革命政府始終企穩,沒有倒台。儘管其民主程度及不上以色列,但中東第二民主國稱號,還是可以的。

伊朗由七十年代末爆伊斯蘭革命,巴列維王朝垮台,伊斯蘭共和國誕生,美伊交惡以來,一直被美國制裁。(網上圖片)

制裁不死 手段一路升級

看看美國制裁伊朗的時序和理由:

1979年卡特政府制裁伊朗,是因為伊朗挾持美國人質;到雷根政府上台,伊朗釋放美人質後,制裁曾短暫解除。

1983年雷根指伊朗是恐怖活動贊助國,反對國際貸款予伊朗。雙方敵對互動中, 1987年雷根開始禁售“有軍用可能”之民用商品給伊朗,開啓了對伊朗的禁運。1995年克林頓擴大對伊制裁,除“恐怖活動贊助國”理由外,有伊朗欲發展核武罪名。克林頓禁止所有美國公司參與伊朗石油業務,兩年後全面禁止美資投資伊朗,“鼓勵”其他國家亦這樣做。

2000年,小布希上台,伊朗被列為邪惡軸心,美開始凍結被指幫助伊朗恐怖活動/研製核武的個人、團體及商業機構資產。

奧巴馬時代把禁運升級,“鼓勵”美國以外石油公司停售汽油給伊朗。伊朗雖有大量原油出口,但煉油能力差,自用汽油三分一靠進口。美又禁止國內銀行和同伊朗做生意的其他銀行結算。由於美元擁國際貿易貨幣地位,全球企業都要經美國銀行系統做美元結算。同伊朗做生意就不能夠用美銀行結算,等於不能同全世做生意。2015年奧巴馬與俄英德法中終於與伊朗成功談判解除制裁協議,2016年美“允許”外國有限度同伊朗交易。

美政府卸民主人權包裝 披黑社會教父戰衣

今年5月,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核協議,重新對伊朗進行比以前任何時候更嚴厲的制裁。今回毒招是全面切斷伊朗石油出口,命令壟斷國際匯款機構SWIFT不做同伊朗交易的任何匯款,明言對伊朗發動一場經濟戰。

今年5月,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核協議,重新對伊朗進行比以前任何時候更嚴厲的制裁。(網上圖片)

由美國制裁伊朗(還有古巴)的漫長歷史,大家可以看到,世界其實是個大型黑社會。超強國的意志可以淩駕國際法,脅迫全世界就範。到特朗普時代,美國卸下民主自由人權包裝,穿上黑社會教父戰衣,祭起“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大纛,要將弱小者置諸死地,潛在挑戰者打斷腳骨。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