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場阿以戰發生於1973年10月6日至25日,又名為贖罪日戰爭,其實亦是齋月戰爭。戰事由埃及與敘利亞發動,目的是要取回1967年六日戰爭被以色列佔領的土地。約旦在這場戰爭中並非主要參戰國,而是作為阿拉伯聯盟成員身份出兵參與。約旦不主動參與的原因是害怕進一步失去土地。

第四場阿以戰發生於1973年10月6日至25日,又名為贖罪日戰爭,其實亦是齋月戰爭。(網上圖片)

三不政策下 阿拉國對以各懷異心

發動贖罪日戰事的埃及與敘利亞,對以色列立場實際上亦有不同。埃及總統納賽爾於六日戰爭後三年,即1970年病逝,由同是軍人的薩達特接任總統職位。薩達特對以色列的立場是:

假如以色列歸還六日戰爭的所有阿拉伯佔領土,埃及會承認以色列的國家地位,並與之簽署永久和平條約。約旦國王私底下亦有此立場。在六日戰爭中失去土地的三個國家之中,以敘利亞態度最為強硬,老阿薩德總統認為在戰爭中失去的土地只能以軍事方法來討回。1967年六日戰爭後,阿拉伯聯盟對以色列的正式立場是三不政策:不議和,不承認以色列,不與它談判。

埃總統詢民衆要求對以開戰

埃及總統薩達特之所以發動贖罪日戰爭,是他上任三年以來,埃及經濟低迷,他欲進行各項改革,以振興經濟。但凡改革必有痛苦過程,必須得到人民支持才能成事。埃及民衆對在六日戰爭中失去西奈半島與加沙的羞辱感一直耿耿於懷,當中尤以大學生最為憤慨,一直示威抗議,要求薩達特發起軍事行動奪回國土。所以說,薩達特是爲了有效管治國家,不得不“詢眾要求”發起第四場阿-以戰爭的。薩達特相信,假如埃軍能夠在蘇伊士運河東岸奪得軍事據點,就有軍事實力支撐它同以色列談判,要它歸還六日戰爭所佔領的阿拉伯領土。

埃及總統薩達特之所以發動贖罪日戰爭,是他上任三年以來,埃及經濟低迷,他欲進行各項改革,以振興經濟。(網上圖片)

美蘇不想打 美警告以勿開第一槍

美蘇兩個超級大國對這場戰爭的態度是不希望他們打起來。但埃及戰鬥之心甚决,蘇聯勸也勸不住。有一個說法謂,當時以色列總理梅爾夫人收到情報,指埃及即將對以色列發動進攻,以軍方人員與國防部主張先發制人,突襲敘利亞。但是梅爾夫人不同意,因為美國國務卿基辛格曾經對以色列發出警告:不可再主動打第一槍,否則美國難以出手幫忙。

美蘇兩個超級大國對這場戰爭的態度是不希望他們打起來。但埃及戰鬥之心甚决,蘇聯勸也勸不住。(網上圖片)

進攻反攻 埃以傷亡慘重

埃及在這場戰事的事前準備工作極之保密。由於進攻當天是猶太人的最重要宗教節日,士兵休假回家,以色列未有準備。埃及與敘利亞發動進攻的頭三天長驅直進,勢如破竹,甚至攻進以色列本土。三天之後,以色列反攻,以埃進入消耗戰,雙方傷亡慘重。一週後以色列不一?單把阿拉伯聯軍擊退,而且揮軍直逼埃及首都開羅與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戰事在美蘇雙方喊停下結束。

埃及脫蘇親美 以阿首次議和

第四次阿以戰爭對日後中東局勢及世界政治布局産生深遠影響。以色列首次認識到阿拉伯人的軍事威脅,以色列並非戰無不勝;埃及總統薩達特因蘇聯不肯全力支持他開戰而對蘇聯産生離心,開始向美國靠攏。薩達特是個務實的軍人,認為假如不能擊敗敵人,與其談判和平也是個選項。以埃雙方都有既然無法克敵便要談判之心,奠定日後以埃和談,埃及承認以色列國,以色列交還西奈半島,以埃建交的石破天驚之舉。

薩達特爲國家討回失土,與死敵休兵,得到和平環境來發展經濟,自己卻爲此丟掉性命。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