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日戰爭 猶太人的永恒驕傲 阿拉伯人的歷史恥辱

提倫海峽緊扼以色列出紅海咽喉

第二次阿以戰爭蘇彝士運河戰 ,以色列之所以打頭陣,是因為埃及自1950年起封鎖提倫海峽(Tiran Strait),拒讓以色列船使用蘇彝士運河。戰爭中色列攻佔了西奈,直達蘇彝士,最後在國際壓力下退兵,但爭取到埃及承諾保證讓它使用運河。自此,以色列揚言,封鎖提倫海峽──以色列南部港口伊拉特出紅海船必經之地,等同宣戰。提倫海峽是埃及與沙特阿拉伯緊扼的紅海咽喉。

六日戰爭前,埃及再度封鎖提倫,原因是以色列襲敘利亞,敘求助於埃及,雙方結成軍事同盟。埃及亦很想教訓以色列,因以埃邊境經常衝突。納賽爾封提倫海峽後,復在以埃邊境陳兵。

以色列六天內佔據了埃及西奈半島和加沙,約旦的約旦河西岸及東耶路撒冷,敘利亞的戈蘭高地。

阿拉伯最優空軍瞬間潰敗

6月5日,以色列發動連串先發制人空襲,將埃及空軍幾乎全殲滅。埃及空軍在阿拉伯世界已是最優,武備亦精良。瓦解了埃及空軍之後,以色列佔絕對空中優勢,同一時間地面進攻加沙與西奈。曾為軍人的納賽爾完全料不到以色列會閃電出擊,抵抗了一下,便下令埃軍從西奈撤退。

事前蘇聯曾經勸告前往莫斯科求新武器的埃及代表團,勿輕率發動戰事。事實上當時的蘇聯不想惹禍上身,硬碰美國。蘇聯是阿拉伯陣營靠山,也不好叫埃及退縮,只忠告他們要一切謹慎。但蘇聯情報又說以即將攻敘,事後看來不甚準確。

以軍俘虜了大量埃及士兵。1982年以色列總理貝京在一次講話中承認,以色列明知埃及不會進攻以色列,邊境陳兵只是姿態。 但以色列決定進攻埃及。

埃總統謊報軍情 誘盟國“圍魏救趙”

埃及失望而回,大概對馬上戰爭並無足夠準備,被以色列殺個措手不及。納賽爾在空軍覆沒,西奈與加沙被佔之後,並無向敘利亞、約旦通報真實軍情,反而佯稱埃及已擊退以色列空襲,誘使敘利亞與約旦開展他們的攻擊,是希望“圍魏救趙”,還是多兩個人陪死?只有歷史才知道。

結果六日之內,以色列先後佔領了埃及的西奈半島與加沙,約旦的約旦河西岸與東耶路撒冷,敘利亞的戈蘭高地,合共殲滅了二萬多阿拉伯軍,自己損兵少於一千。這場仗,是猶太人的永恒驕傲,阿拉伯民族的永恒恥辱。

巴勒斯坦人逃避戰爭,離開家園,自此成為永遠的難民。

猶太人強大執行力VS阿拉伯人差劣領導力

猶太人對戰爭的充分準備與強大的策略執行力,比對下,阿拉伯國由政府到軍隊的領導力之差勁,淪為國際笑柄。此役造成日後以色列自大驕橫,阿拉伯人集體心理創傷。這種心理狀態,曾歷百年恥辱的中國人,應有體會。

戰敗後納賽爾引咎辭職,群眾汹湧抗議下收回成命。

戰爭造成三十萬巴勒斯坦人逃離西岸、十萬敘利亞人離開戈蘭成為難民;在整個阿拉伯世界,猶太少數民族或出逃或被趕,猶太難民多前往以色列或歐洲。

第三場阿以戰爭為第四場戰事埋下伏筆。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