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向右民主黨向左 美國政壇埋下未來對抗因子

共和黨溫和派若不告老歸田就要投降

各個民調顯示,特朗普的工作認可率一直維持在40%,另一民調Rasmussen Reports更指64%共和黨選民在國家重大問題上與特朗普看法一致。共和黨選民向特朗普靠攏已成趨勢;黨內溫和派已無帶領他們反對特朗普施政的領袖,若不告老歸田,就要向他投降。否則會在初選中被打倒。

特朗普施政催生民主黨左派崛起

特朗普不單催生了共和黨右派民粹主義興起,也促成民主黨衍生出一股左派力量:八九十後與千禧世代民主黨選民極度厭惡美國的大公司政治,對特朗普的反移民/反少數民族/反女性──尤其新聯邦法官的任命,有可能使整個美國最高司法體系落入右派手,最可怕的後果是嚴禁同性戀婚姻及婦女墮胎,年輕女選民對生育決定權被剝奪視為生死攸關大事,一定要反抗。有一批民主黨年青選民認為民主黨建制離地,無法回應選民訴求。他們支持民主社會主義者桑德斯的改革美國政治運動,向黨內建制挑戰。

特朗普不單催生了共和黨右派民粹主義興起,也促成民主黨衍生出一股左派力量。(網上圖片)

哥利亞挑戰巨人成功 重量級元老初選落馬

最震撼全國的一役,是桑德斯2016總統初選競選團隊的工作人員,從未參加過任何選舉的28歲拉丁裔社區工作者奧卡西奧─科爾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紐約第14國會選區擊敗了任職議會20年的民主黨元老國會議員考克萊(Joe Crowley)。若非在民主黨初選中落馬,考氏就是民主黨在眾議院的黨領袖。奧卡西奧─科爾特茲以眾籌方式籌得不夠20萬美元,卻擊敗花了340萬美元競選費、得到黨內建制名人及工會祝福的元老級人馬。這次選戰,說明在社交媒體時代,民主黨精英籌得大筆競選費的能力,不會同當選機率成正比──這顛覆了美國政壇的傳統智慧。

民主黨小人物奧卡西奧─科爾特茲在黨內初選中擊敗眾議院民主黨準領袖考克萊,將成美國史上最年輕 女國會議員。

中期選面對右派強敵 民主黨內受左派逼宮

目前的民主黨建制處於內憂外患中:中期選舉面對一個相對團結的右轉共和黨,自己卻遭新興左派逼宮,要將一些激進政策納入主流政綱中。元老級人馬被無名小卒/政治素人挑戰,不論成功與否,其影響力已超越選舉,選民比候選人更激進,將進一步把黨推向更左的可能,引起憂慮。

目前的民主黨建制處於內憂外患中(網上圖片)

“左膠”倡議有一天可能成為政綱

究竟民主黨要用什麼策略來對抗特朗普,阻止他的政策日程?黨內還未形成共識。中期選舉形勢遂變得不樂觀。民主黨另一個最大問題是沒有重量級領導人帶領,調協黨內分歧。希拉莉已是過去式,奧巴馬無意肩起黨的領導權,半途加入民主黨的桑德斯勢力日益膨脹。到某一天美國出現加拿大/歐洲式的“左膠”政綱倡議:如單一付費醫保/公立大學免費/讓進入美國的合法與非法移民有一條成為公民之路……,並非天荒夜譚。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