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軍工業處境:兩間餘一卒 荷戟獨彷徨

離開歐盟,英國除面對喪失歐洲單一市場,及賴以生存的金融業可能被邊緣化之外,在軍事工業上還有面對單打獨鬥,兩頭不到岸的尷尬處境。

離開歐盟,英國除面對喪失歐洲單一市場,及賴以生存的金融業可能被邊緣化之外,在軍事工業上還有面對單打獨鬥,兩頭不到岸的尷尬處境。

新一代戰機研發是生死攸關大事

21世紀的戰爭模式是擁有絕對的制空權才可以進攻及打擊敵人。航空軍事工業肩挑維持本國軍事實力重任之外,也是一門出口生意,何況軍工可轉民用,潛力無窮。要維持軍工競爭力,不可在新一代戰機的研發上掉隊,是生死攸關大事。目前世界上正在使用的最先進戰機是第五代戰機,美國的F35閃電II聯合攻擊機及F22猛禽戰機,是第五代戰機的最先進版(2017年服役的中國成都殲20戰機,及2019年將投入服務的俄羅斯SU57亦是第五代戰機)。F35是以美國為主導,集其他十國(英國/意大利/荷蘭/澳大利亞/日本/加拿大/挪威/丹麥/土耳其/以色列)之力研發而成。第五代戰機最大的特點是隱形(大部分時間可避過雷達偵測)、垂直及短距升降、超音速巡航及過失速機動(於臨界迎角失速仍有動力完成可操縱戰術,低空與超低空格鬥優勢)。

歐盟防務前景變 英被摒除軍工核心外

目前歐洲用的仍然是第四代/第四代半戰機:英國皇家空軍機隊主要使用的龍捲風(Tonardo)戰機,是70年代英國與西德、意大利聯合研發的機種,還有2003年開始服役的颱風(Typhoon)戰機(英德意西聯合研製)。在航空工業上,美國與歐洲既是競爭對手也是合作夥伴,英國的角色更是左右逢源:既參與美國牽頭的戰機研發計劃;在歐洲亦力爭研製新機種的話語權。歐洲在新的政治形勢下,特朗普對歐盟態度由鐵杆兄弟轉為競爭對手,收縮對歐洲的防務承擔事在必行;英國脫歐威脅歐盟走向瓦解,這些都成為歐洲防衛問題的重要變數。由德法為主的歐洲新一代(第六代)戰機研製計劃,把英國摒除出核心之外(讓它稍後才參與,即是沒有重大決定的話語權),英國航太業界憂心忡忡。

英國皇家空軍機隊主要使用的龍捲風戰機(網上圖片)

德法戰機招標 英國十劃未有一撇

為了應對英國航空軍工業的憂慮,英國政府近日宣佈自行研發第六代戰機,並在國際上尋找合作夥伴參與。問題是:德法的新戰機研發計劃已處於招標階段,今年夏天已對投標企業進行篩選;英國的自行研製新戰機計劃目前連計劃也不算,只是一種意念,十劃未有一撇。在國家財政開支左支右絀,政治影響力江河日下的情況下,英國航太軍工業目前的處境,只能用一句詩來形容:兩間餘一卒,荷戟獨徬徨。

(下)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