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美國十一任總統 如何錯失朝鮮和平機遇

歷史學家:美國世紀始於韓戰

澳洲歷史學家/最高法院法官彭布羅克今年二月出版了一本新書《朝鮮:美國世紀開始所在》(Korea – Where the American Century Began),闡述韓戰與美朝關係歷史。為了寫這本書,彭布羅克由中國東北跨過鴨綠江,進入韓朝非軍事區,更遊遍整個朝鮮。為研究朝鮮半島歷史真相,先後前往平壤、莫斯科、北京、華盛頓與劍橋,尋找與梳理歷史資料;其新書獲評為每個研究國際關係的人的必讀書。

《朝鮮:美國世紀開始所在》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要預測今次特金峰會未來的成功前景,有必要了解過去六十四年來十一任美國政府是如何錯失朝鮮半島和平機會。

杜勒斯不忿與華直接談判 部署核武破壞停戰協定

1954年召開的日內瓦朝鮮問題會議,由蘇、中、美、英、法來決定朝鮮半島和印支半島命運。當時艾森豪威爾總統的國務卿杜勒斯,堅持本質上要對手投降的立場。1953年交戰各方簽署的臨時停戰協議,本可作彼此談判解決政治問題的良好基石,但杜勒斯拒絕與中國人直接談判,甚至拒與中國特使周恩來握手,提早離開會場。

1957年美國宣佈在朝鮮半島部署核武,單方面廢止停戰協議中的13d條款,在南韓部署攜核飛彈。停戰協議簽署後本來成立了一個“中立國監督委員會”,根據停戰協議條款,阻止各方向朝鮮半島增兵或增加部署武器。美國做法損害及根本破壞了停戰協定。

六十年代,肯尼迪與約翰遜政府任內,美朝關係呈敵對狀態。1968年朝鮮在海上擒獲一艘美國海軍情報船;翌年朝鮮米格21戰機在日本海上空擊落一美國間諜機,機上31名美國人全部喪生。

六十年代,肯尼迪與約翰遜政府任內,美朝關係呈敵對狀態。

朝鮮數十年來要求:臨時停戰→永久和平

七十年代,朝鮮採取了與前不同政策──此政策一直沿用至今:堅持要將臨時停戰協定變成和平條約,認為朝鮮半島要得到安全,非要有這份正式條約不可。平壤甚至於1974年去信美國國會,公開邀請美國加入和平談判,取代臨時停戰協定。然而無論是尼克松還是福特政府,對平壤這個要求從未作過任何有紀錄在案的回應行動。

金日成對朝鮮半島和平條約的追求,可謂鍥而不捨,不因尼克松與福特毫無反應而放棄。等到民主黨卡特總統上台,金日成向卡特提出美朝締結和平協議。卡特因美國駐伊朗大使館人質危機而第二任期選舉失敗,任內忙於應付美國人質危機,哪有心情與時間去理會朝鮮半島?卡特雖然沒和朝鮮談判和約,但政策力主削減駐韓美軍人數。但削兵終因國防部反對而放棄。

(上)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