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最大粉絲群──18至24歲年輕人

普京大帝,叛逆青年最愛

西方媒體愛稱呼普京為“普京大帝”,以諷刺其威權統治。除東正教會外,究竟誰才是“普京大帝”最強大的支持力量?要不是《華盛頓郵報》三月一篇名為〈普京世代:年輕俄羅斯人是普京的最大粉絲〉的報道,讀者可能不會相信,最支持普京的族群,竟是處於叛逆年齡的俄羅斯年輕人。

華郵說,民調顯示,普京在年青人中得到的支持率,大於公眾支持率平均數。總統選舉前,一位讀新聞系女生接受華郵訪問時承認,普京治下的俄羅斯,新聞並不自由,但她還是會投他的票。“因為俄羅斯人內心渴望國家有位像沙王一樣的強人政客來管治。”況且新聞自由這回事,到處楊梅一樣花,“我們唱衰美國,估計美國傳媒不也在做同樣的事?”

官方長年打造普京“好打得”, a man of action的英雄形像,亦是他能搏得年輕人仰慕的主因。(網上圖片)

普京使年青人感到有奔頭

這種矛盾心態令人驚訝: 擁抱自由價值卻支持普京!事實上,這種矛盾正是幫助普京繼續抓權的關鍵:“普京世代”甫出生已無“沒有普京前”的生活經驗。

雖有些人上街抗議,但更多人在成長過程中接納了普京。這固然同普京掌握了主要電視頻道、安全機關與司法系統,才能繼續控制國家有關。不過,即使反對派亦不得不承認:大部分人都支持普京。去年底,獨立民調機構Nevada Center進行調查,顯示81%成年人同意讓普京當總統,其中86%人年齡在18至24歲。此年齡組67%人對民調中心說,他們相信國家正在走正確路向。公眾對此問題作同樣答案的比例是56%。換言之,普京使年青人覺得自己比前輩人“更有奔頭”。

去年底,獨立民調機構Nevada Center進行調查,顯示81%成年人同意讓普京當總統,其中86%人年齡在18至24歲。(網上圖片)

25歲下是最保守、最親普京一族

今日俄羅斯青年,是俄國史上同國際最接軌的一代:享受着開放的互聯網、開放的就業市場、出入自如的邊境。雖然許多人抗拒國家電視台的宣傳,但又很“理性”地重複政府所宣傳的一套:俄羅斯需要普京來面對美國的野蠻行徑。

更重要的是,蘇聯解體,社會亂套,生命毫無保障;人民自由受扼殺的蘇聯時代同樣不堪回首,這些恐懼,成為俄羅斯人的集體記憶。誠如一名大學生言:普京的一切,我們瞭如指掌,他當選,社會無恙。另一名18歲男生說,知道俄國給公民的自由少於西方國家,但他寧願珍惜手上擁有的自由,例如可以自由創業和出國旅行,這已經令他感到幸福。見到政府貪污,反對派被防暴警粗暴對待,不是沒有感覺,但擔心任何改變可能導致國家崩潰,所以還是保持現狀比較好。

熟知俄羅斯政情的政治分析家都說:同西方幻想的正好相反,25歲以下的俄羅斯人,是社會中最保守和最親普京的一群。

25歲以下的俄羅斯人,是社會中最保守和最親普京的一群。(網上圖片)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