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神的俄國人──不管信哪一位,都支持普京  

普京4.0靠神助

普京政權去到4.0版,如有神助,是並不誇張的說法。事實上,他亦確實利用“神力”,來鞏固及延續其管治。

普京的最強大支持者,原來是俄羅斯東正教會。蘇聯十月革命後,無神論共產黨一直打壓教會與宗教活動。蘇聯瓦解後宗教復甦。普京執政後的宗教政策,使俄羅斯東正教走上復興之路。

普京定期出席東正教主要宗教節目活動,與俄羅斯東正教會維持良好關係。(網上圖片)

四種宗教列俄傳統歷史遺產

普京把基督正教(東正教)、佛教、伊斯蘭教和猶太教,列為俄羅斯傳統宗教,是俄羅斯歷史遺產一部分,受法律保護。這些宗教,在普京年代享受著有限度的國家支持:九十年代開始,國家投入資源,大量興建及復修教堂;國家又允許在學校教授宗教課程,由家長自行選擇,讓子女學習國家法律所列的其中一種傳統宗教的基本教義,也可選學世俗倫理道德。他的宗教政策有個明顯特點:支持在國家權力下的宗教自由,團結不同宗教,不讓它們互相排斥。2012年普京在耶穌出生地──巴勒斯坦的伯利恆受極高禮待,市政府將一條街命名為普京街。

宗教觀受母影響

普京的宗教觀,應受到母親影響。其母是位虔誠基督徒,父親卻是無神論者。嬰孩時代,母親偷偷地給他洗禮,定時帶他到教堂。但普京自己說,他的“宗教覺醒 ”,始自1993年一場嚴重車禍和1996年一場幾乎奪命的火災。官式訪問以色列前夕,母親塞給他幼年時受洗的十字架,要他帶着上路,以獲得神的祝福。普京說那次把十字架掛到頸上之後就沒除下。

普京定期出席最重要的東正教宗教儀式,與俄羅斯正教會建立良好關係,又成功協助境內東正教會與境外俄羅斯東正教會,在80年分裂之後重新聯繫。

普京的宗教觀,應受到母親影響。(網上圖片)

穆斯林與猶太人都支持普京

不說不知,普京和統一俄羅斯黨在俄羅斯廿二個非俄族佔多數人口的共和國內,享有相當高的選票支持,尤其是在穆斯林佔多數的“沿伏爾加河共和國”及“北高加索共和國”內,選民都投他的票。相信這同他為國家帶來穩定,從蘇聯的分崩離析、極度混亂中恢復社會秩序與民生福利,不無關係。

普京不單止受一般穆斯林喜愛,國內的猶太教徒對他更推崇備至。普京在猶太人社區相當受歡迎,他們視他為國家的穩定力量。俄羅斯猶太教首席拉比稱讚普京“極留意猶太社區的需要,對我們非常尊重。”世界猶太人大會主席羅達甚至稱讚普京將俄羅斯變成一個“猶太人受歡迎的國家”。

有好的宗教政策,信神的俄國人,都支持普京。

穆斯林服裝設計師設計出一套展示普京頭像的服裝,並給這裝束一個名字:“我們不會把人民撇下不理”,以示對普京的敬重。(網上圖片)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