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沙解體北約東擴 普京先下手為強 

受憲法所限,普京不能角逐第三任總統。2008年,他夥同第一副總理梅德韋傑夫競逐第三任期,但角色互調,延續普京政權。

受憲法所限,普京不能角逐第三任總統。2008年,他夥同第一副總理梅德韋傑夫競逐第三任期,但角色互調,延續普京政權。(網上圖片)

世銀讚俄政府理財有道 安度危機

這一年國際金融風暴爆發,俄羅斯經濟受巨大打擊而出現大衰退。其時俄與歐盟和美國的關係,又因俄介入前加盟共和國格魯吉亞南奧塞梯自治區分離運動,最終俄軍擊敗格軍,實際上控制了這自治區,而變得緊張。西方資金與信貸停止流入。幸好普京在高油價時期設立了“俄羅斯穩定基金”,累積了豐厚儲備,加上國家強勢資金管理,俄羅斯安然度過環球經濟危機,翌年中恢復增長。世界銀行對俄國政府的抗危機措施讚不絕口,指它理財有道。再說,俄羅斯在普京第二任期已還清蘇聯時代的所有外債。

吞克里米亞 兼獲人口紅利

2012年普京再以獨立身份角逐總統,第一輪已取得63.6%選票。2014年俄羅斯軍事與政治干預烏克蘭,不讓它投入歐盟及北約懷抱,同時吞併克里米亞,收割土地之餘,更進賬二百四十萬人口!在俄羅斯,人口亦是寶貴資產。克里米亞是俄羅斯黑海艦隊基地所在,原屬俄羅斯共和國領土,於1954年被蘇聯主席赫魯曉夫(估計出於偏愛烏克蘭),由俄羅斯“轉劃”烏克蘭。蘇聯瓦解後俄多次指送土不合憲,要翻盤。

併吞克里米亞與干預烏克蘭使普京在國際間聲名狼藉,俄羅斯受西方經濟制裁,但在國內普京卻民望飆升。

黑海艦隊成立於1783年的沙俄時代,基地在克里米亞的塞瓦斯托波爾市。對俄羅斯民族而言,克里米亞“自古以來就是他們的領土”。(網上圖片)

前家人“投敵” 普京出兵阻止

普京插手前俄羅斯加盟共和國內政,都有一條脈絡:這些分了手的共和國如格魯吉亞和烏克蘭,欲轉投歐盟懷抱,下一步就是北約成員。二戰後同北約對壘的華沙公約組織,隨蘇聯解體後瓦解,俄羅斯已無軍事組織“保護”,如今北約意圖東擴,且擴到俄羅斯昔日勢力範圍,甚至到自家門前。北約全球出兵到處教訓人,俄羅斯感受到安全威脅,於是先下手為強。

民眾恐懼亂局 抗議無疾而終

普京在多次選舉中,包括2011年12月舉行的杜馬選舉,都有數以千計,甚至上萬的俄羅斯選民上街抗議選舉舞弊。然而由俄羅斯反對派組織的這些抗議,引起民眾對顏色革命/阿拉伯之春的恐懼,對沒有強人管治下,俄羅斯可能重覆蘇聯瓦解過程的痛苦回憶,當局也就輕而易舉的組織反抗議運動,支持普京的人數遠遠超過反對者,多場政治危機,就此化解。

俄羅斯選民上街抗議(網上圖片)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