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槍的狗熊與無槍的英雄

特朗普一意姑行,要把教師“武裝起來”,應付無日無之的校園槍擊案,所持理據是教師是唯一可以在事發時第一時間保護到學生的人,由他們來“殺敵”,是最有效的對策。有槍在手,教師不必等警察來才有救,自然亦毋須“以身擋子彈”護學生,而是一槍令兇徒喪命。

特朗普一意姑行,要把教師“武裝起來”,應付無日無之的校園槍擊案,所持理據是教師是唯一可以在事發時第一時間保護到學生的人,由他們來“殺敵”,是最有效的對策。(網上圖片)

“好人有槍在手”第一時間便掂晒?

對佛州校園槍擊案的深入調查,特朗普的上述主張,完全站不住腳。原來在今次狂徒殺人事件中,所有陀槍的人,都背叛了他們責之所在要保護的師生。出事學校並非沒有武裝安全人員,而是聘有一名學校資源警(School resource officers)──美加的一種駐校警察,專責校內師生安全,防止罪案發生的執法人員。槍擊案發生時,這名校警沒有進入學校建築物直面槍手,而是“守在門外”。事實上整個屠殺過程,他一直都沒有入去面對兇徒。

警方發言人證實校警一直沒有進入槍擊建築物,到場警員亦沒有進入。(網上圖片)

槍手瘋狂殺人時,師生共打了十八通電話報警求救。警員一分半鐘內火速掩至,卻不進學校,而是持槍躲在警車後。儘管校內槍聲卜卜,師生一個個倒下,他們只是拔槍守在門外,這明顯是違法的。自從二十年前科羅拉多州科倫拜校園槍擊案哄動全國後,當局規定,警員到達槍擊現場一定要馬上進入救人,而非等特警隊增援才行動。

兇手肆虐達六分鐘而非特朗普所說的“平均三分鐘完事”,駐校警察和接報到場的三名警員,全無行動。十年來槍手養母無數次向警方報告兒子危險;學校教職員學生及兇手親友幾年來不停向警方報告克魯茲有殺人危險傾向,槍擊前兩周有親友向警方預警兇手即將“爆大鑊”,他自己也在社媒上說要做“專業校園槍擊手”,但警方從未採取任何行動。整個事件顯示出執法人員系統性失職,手上有槍,卻沒有保護平民。

美國出生的華裔高一學生王孟杰在校園槍擊案中表現英勇,掩護同學逃走而中槍,獲美軍舉行最高規格葬禮。(網上圖片)

槍擊案中喪生的十七人,其中幾個是在救人時犧牲的。一位地理老師開了一道上鎖的門讓學生入內躲藏後被殺;一名足球助教兼保安為兩名學生擋子彈喪生;學校的體育主任聞槍響向射槍方向跑去,試圖幫助逃跑學生而被射殺;十五歲華裔學生王孟杰拉着門讓同學迅速逃跑,又把他們推出門外而中槍。這孩子受少年後備役軍訓,志願是入西點軍校,死後獲最高規格軍事葬禮及後備役練團最高榮譽英雄勛章,罕有地獲西點追認為學生。

(不可能的任務:美國控槍下)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