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陀槍──美國未來校園新景象

二月十四日情人節,美國佛羅里達州柏克蘭市一所中學發生校園槍擊案,一名精神及行為有問題,被逐出校的十九歲前學生克魯茲帶備一支AR-15半自動步槍和大量彈藥進入學校,大開殺戒,射殺了十七名學生和教職員,傷了十四人。事件成美國史上傷亡最多校園槍殺案之一,是踏入2018年全美發生的第八宗校園槍擊事件。

美國佛羅里達州柏克蘭市一所中學發生校園槍擊案,一名精神及行為有問題,被逐出校的十九歲前學生克魯茲帶備一支AR-15半自動步槍和大量彈藥進入學校,大開殺戒,最終被警員拘捕。(網上圖片)
接二連三的槍擊案,令師生們陷入恐慌情緒(美聯社圖片)

事發後,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的生還學生自發組織遊行示威,要求總統特朗普和國會控槍。有學生直斥特朗普接受全美槍會(NRA)政治捐獻,學生家長發起“起底運動”,把所有接受NRA政治捐款──由聯邦到州到地方層面的政客,挖出來曝光,下次選舉呼籲選民不投他們的票。一班學生宣佈,會在三月二十四日前往首都華盛頓遊行,要求府會對槍械採取行動,並計劃四月二十日於科羅拉多州科倫拜中學槍擊案二十周年日,發動全國罷課行動。

學生自發組織遊行示威,要求總統特朗普和國會控槍。(網上圖片)

特朗普的反應是反對控槍,說NRA“都是好人,都是愛國者”,一個gun-free-zone只會引來襲擊,“因為壞人知道開槍不會受反擊”。在接見死傷學生家長及生還學生時,異想天開地提出:由於襲擊者平均在三分鐘內了事,而報警後執法人員到達的平均時間是五到八分鐘,所以最有效的對付方法是受過槍械訓練的教師和體育教練,用槍直接面對行兇者(與之駁火),把他殺死。

特朗普提倡美教師接受槍械訓練(網上圖片)

特朗普此言一出,舉國嘩然。全美最大教師公會“全國教育協會”(NEA) 、“美國教聯”(AFT)及佛州教師工會,馬上反對。美國最大的學校決策組織“全國學校資源官員協會”(NASRO)亦反對“武裝教師”,指出當槍擊發生時,警方趕至,會分不清誰是槍手誰是保衛者,教師身處雙重險境,分分鐘被警察射殺。他們強調,執法者要接受在高壓及困難的槍擊環境下的訓練,才是應對正道。學校保安從業者及退伍軍人,亦對總統提議齊聲反對。一名退伍軍人說,連警察和士兵在高壓下也射不準,叫教師做這碼子事?

不過,特朗普並非講笑,重申會尋求撥款,給全美至少兩成教師,約百萬教員進行槍械訓練。心水清者指出,如每人訓練費一千元,這筆開銷就是十億!誰最得益?

在美國,校園槍擊案發生得愈頻密,死得師生愈多,美國的槍械不單不會受控,而且更暢銷!這種美國獨有的社會現象,值得大家剝繭抽絲去了解。

(不可能的任務:美國控槍‧上)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