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師之死:班農將永不翻身(下)

對特朗普而言,班農再親,也不及家人親。班農廁身國安會僅兩個月便被踢出局,去年八月更被迫離開白宮。贏了這場白宮內戰的特女婿庫什納,為抗衡班農及白宮內極右派對總統的影響力,招攬多名猶太自由派商界人士任高職,又依賴黨內元老基辛格和特朗普所欽佩的傳媒大亨梅鐸就政策問題向特朗普建言,發揮影響。特朗普雖然尊敬梅鐸,但並無得到對應的尊重,在《火與怒:特朗普的白宮內幕》中,作者援引梅鐸之言,形容特氏是個“白痴”,還加上一個F字頭的粗口。

對特朗普而言,班農再親,也不及家人親。班農廁身國安會僅兩個月便被踢出局,去年八月更被迫離開白宮。

班農離開白宮時,賓主雙方還客客氣氣。特朗普稱讚他是好人,班農說會繼續在Breitbart網媒為特朗普打拼。然而,說歸說,班農在行動上卻扮演搗亂者角色。他表明支持多個共和黨反建制候選人,在國會中期選舉挑戰建制派席位,連獲特朗普加持的爭取連任者,亦去馬挑戰。結果在阿拉巴馬這個共和黨地盤州內,班農支持的挑戰者摩爾,贏了該州參議院特選黨內初選,和民主黨對手埋牙時,卻爆性醜聞而敗陣,二十多年來首次把參議員席位拱手送給民主黨。特朗普雖然極度不滿,仍忍聲不發。

直至沃爾夫的《火與怒:特朗普的白宮內幕》出版後,傳媒第一時間報道作者援引班農的話,稱特朗普“像個十一歲男孩”,伊萬卡“蠢若磚頭”,特朗普兒子小特朗普、女婿庫什納與俄羅斯特工會面是“叛國”,調查人員可能發現庫什納與家人向德意志銀行商業貸款是涉及洗黑錢……這踩到總統的底線。

特朗普的反擊非常到位:同班農劃清界線,指出他被革職後變得“失心瘋”,表明他極少和班農單對單談話,斥其向傳媒放假資訊來誇大影響力。也許特氏最致命的一擊是斷其財路令其失業,使在政治上長期支持班農的極右派金主宣佈不再給他的活動捐錢,連Breitbart也迫他辭職。失去金主,失去輿論平台,班農的政治生涯,將劃上句號。

特朗普的反擊非常到位,就是和班農劃清界線。

班農個性是個“摧毀者”,在競選期間用他來打擊民主黨建制,確是件犀利武器;但把他帶入白宮,其“摧毀者”性格不變,摧毀的對象,變成白宮。何況其人亦有總統野心,拉大旗作虎皮,對“白宮第二強人”稱號欣然接受。被特朗普家族看在眼裡,哪能不除之而後快?

談到總統野心,特朗普家族中亦有雄心勃勃者,沃爾夫在書中說,特朗普女兒伊萬卡有志要成為美國第一位女總統!

沃爾夫在書中說,特朗普女兒伊萬卡有志要成為美國第一位女總統!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