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字後”美國總統全球災難

世局充滿危機。2018年第一個已知的國際危機是:特朗普是個精神與智力都不合格的美國總統。

在華盛頓首發二十分鐘內賣光的揭秘新書《火與怒:特朗普白宮內幕》(Fire and Fury:Inside the Trump White House)內,美國記者邁克爾.沃爾夫描述,對地緣政治、外交政策以至國家憲法一竅不通的特朗普,當白宮顧問為他“補課”美國憲法時,講到第四修訂案就無法繼續下去,因為總統的目光離開了文本,他不單止不讀字,連瀏覽一下也不願意,僅瞄了標題一下,便眈天望地。他既無能力閱讀情報報告,亦無法聚焦細閱政策文件。特朗普一些盟友企圖說服沃爾夫,總統的注意力缺乏症其實是其民粹主義天才(而非白癡)特質一部分:他是屬於“識字後” (post-literate)(而非博士後)輩,一切靠睇電視。

特朗普有認知障礙?
書中講到特朗普長期以來很怕被人在食物中下毒。愛吃麥當勞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沒有人知道他什麼時候來幫襯,食物是預先準備的,因此十分安全。

講到睇電視,特朗普有超凡的睇電視力,相當於閱讀力的一目十行。他要在其白宮寢室額外加裝多兩部電視,據說可以讓他同一時間開齊三部公仔箱,睇三台新聞!

書中對特朗普的認知障礙,有多番描述:例如三十分鐘內重覆講三次同一內容的東西;埃及總統塞西有次同特朗普會面,當面擦鞋稱讚他:“閣下是個有獨特性格的人,能做不可能之事。”特朗普回應:“好喜歡你的鞋。靚仔,那些鞋。男子漢……”

特朗普對此書出版的反應自然是“火與怒”,說自己一次也沒接受過沃爾夫的訪問,因此書中所述,全是揑造與謊言。

特朗普對此書出版的反應自然是“火與怒”,說自己一次也沒接受過沃爾夫的訪問。

但當事人沒接受過訪問並不妨礙作者爆料,除了作者的確曾對特朗普身邊人和熟人作逾二百多次採訪外,特朗普自己的大嘴巴,可能是此書其中一個消息來源。沙特阿拉伯發生宮廷政變,沙特國王廢侄立子為王儲,特朗普對朋友說,這件事是“我和賈瑞德(女婿庫什納)策劃的。我們把我們的人放到最頂位。”

這本爆料書,最大的爆料者,很可能是特朗普本人。

中東政治評論家比薩拉(Marwan Bishara)說:“特朗普總統的這種絕對瘋狂和無能,不僅僅是美國的內政問題。而是一場全球性災難。”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