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現象:兩新手醫生值夜照顧全院病人

英國醫學會(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初級醫生委員會副主席哈萊特談到一個令人心寒的事實:“許多初級醫生未經全面的入職培訓及評估就上崗的情形相當普遍。這並非資深醫生的錯,據我們所知,他們亦處於巨大壓力,工作量只增不減,(時間與精力)愈來愈捉襟見肘境地。”當資深醫生忙個不了,還有多少心情、時間和精力來培訓後進?

去年英國初級醫生就新合約問題向衛生部示威抗議(網上圖片)
英國初級醫生工會和醫學院學生去年以58%投反對票,拒絕政府提出要實施的新薪酬及工時合約。新手醫生示威抗議衛生部,怒吼“保護我們的醫生!保護我們的國民保健署!”(網上圖片)

談到工作安全,去年普利茅斯一間醫院被行內人告密,爆出院方有個晚上只派兩名初級醫生當夜班,照顧全院四百三十六名住院病人;同樣是普利茅斯的醫院,有醫生上午十一點在為病人進行乳房手術時被電話打擾,詢問當天可否加開夜班,又謂一定不可推卻,否則就只得一名SHO(Senior House Officer,已完成一年實習,處於第二階段二至四年SHO職級的新手醫生)當值,獨力照顧所有住院病人。看來醫護人手短缺,普里茅斯是重災區了。

英國部分醫院因人手短缺無法編更,出現新手醫生在沒有資深醫生支援下硬著頭皮獨力處理超出其經驗能力的急診病例,情況危險。(網上圖片)

除了被迫做超出經驗及能力的診療和急症工作外,英國初級醫生普遍工作過勞。醫學總會(GMC)調查報告指43%的答問者說工作過量/極之過量;22%表示上班時渴睡(GMC警告:睡眠不足頭腦混沌,有些事情記不住,影響決策,危害病人);54%醫生要承擔輪班外的加班工作,每天每周如是;有醫生因工作壓力,連要上的課也缺席;更有部分新手醫生出現精神創傷症候群……。

英國醫療體系中歐盟國家醫生佔比不輕,隨着脫歐在即,部分資深歐洲醫生考慮或已開始舉家離開英國,英國公營醫療體系人手不足的情況,很可能會繼續惡化……。

(下)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