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PISA測試顯示,澳門學子在科學和數學能力上都不差,在閱讀力上則差強人意。而內地、台灣和港澳四地在閱讀力上的平均分二十名不入,顯示來華工作的印度軟件工程師孟沙美曾經在飛機上觀察,寫出“令人憂慮,不閱讀的中國人”現象,庶幾接近現實。

image
印度工程師撰文指中國人不愛閱讀

教青局在澳門學子閱讀力的改善上,可說出了洪荒之力,投下大量資源。一句話:錢能夠辦得到的,都不是問題。澳門政府給全澳各校每年撥款購書,設駐校閱讀推廣員,推動閱讀之用心,不可謂不良苦。

問題是,閱讀這回事,並非單單有錢買書,有推廣員推動,就可以搞定,因為閱讀需要花時間。人人都知道,閱讀習慣須從小培養,若不能在小學階段養成看課外書習慣,到中學,要着力就加倍困難。但環顧今天澳門的小學生,他們甚麼物質基本不缺,最缺的是時間。小孩子被課業和種種課外活動壓得透不過氣來,連睡覺時間都不足,遑論閱讀?事實上,學校的沉重課業發揮了undo功能,擠壓了已有閱讀習慣的小書迷的閱讀時間。以讀小二的小孫子為例,由學前起每天晚上非要共讀或自讀起碼半至一句鐘才肯睡覺。但現在其母不時禁止他晚讀,因為在睡眠與閱讀之間,做母親的不會“捨生取義”,生存才最重要。

img_5259-1024x563-1
推廣閱讀並非單靠金錢便可以,今天澳門小學生最缺的是時間

現在許多本身有閱讀習慣的父母眼巴巴看着孩子沒時間看書,做醫生的父母要把孩子送補習社搞功課,這個系統有病了嗎?是校方把原本應該從愉快雜讀中汲取的各種養分,變成了課程“知識”,非要考你測你不可,否則不足以證明學生有水準有見識?以致完全不給孩子留時間空間?

六歲的小孫子講過一句氣憤話:“為甚麼老要溫書,看書不就可以學得更多?”他已經是書溫得最少,課外活動報得少的小朋友。

多次訪內地中學,對他們的早午晚三段式上課印象深刻。中國人是考試高手,紙上能力高強。問題是:一切的解難能力,都從閱讀、思考和生活實踐中得來,我們有給孩子時間嗎?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