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全球經濟、外交、政治大洗牌。觀乎其競選時猛力鞭打中國,一般以為,“狂人”總統上台,第一個被修理的很可能是中國,誰知特朗普之選勝,國際上第一個中箭的受害者,卻是英國。

brokenflagimage
特朗普選勝,國際第一個受害者卻是英國

最新消息,27國歐盟政府領袖一致意見:英國脫歐,若不遵從歐盟對單一市場四大自由流動基本原則要求──人民、資金、服務、勞力自由流動,則英國必要面對“硬脫歐”(hard exit);歐洲議會的德國議員麥阿利斯特直白指出:要百分百控制內部移民,不服從歐洲法庭判決,又不付任何預算,天下間哪有這樣的美事?英國正在測試歐盟的團結性。因此,歐盟諸國不可與英國進行雙邊談判,不能讓它撿便宜,成員國要作為一個集團來與它周旋。

6ed44ca7-324f-42d1-8440-7a0f6edb019e_preview
27國歐盟領袖一致同意,英國需遵從市場四大自由流動基本原則,否則將硬脫歐(資料圖片)

促使歐盟政府眾志成城鐵面對英國的原因,是特朗普當選對歐洲政壇的骨牌效應,關係到歐洲現行建制政權與歐盟的存亡。對脫歐的英國仁慈,會鼓勵歐盟諸國內的疑歐與極右反對派當選。以法國為例,它的極右政客勒龐(Marine Le Pen)揚言,若她當選,必帶領法國脫離歐盟及歐元;而英國成功脫歐之標杆人物,英國獨立黨黨魁法拉奇(Nigel Farage),近日預言勒龐會勝出五月的法國總統大選,“世界要對此有準備”(此君事前“貼中”英國必脫歐、美國必特朗普當選)。明年初意大利、荷蘭選舉都有極右民族主義者勝選危機,歐盟若不殺雞儆猴修理英國,自身必然解體。

法拉奇預言勒龐會勝出法國總統大選,此前他說中英國必脫歐、美國必特朗普當選

英國脫歐前路凶險,道理簡單:你死好過我死。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