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真是不由得你不信的事物,看希拉莉敗給特朗普,就明白“時也,命也,運也”的意義。

希拉莉是典型美國傳統精英政客:從小經歷選舉洗禮,身經百戰,13歲開始實地觀察總統選舉,初中成功角逐班副主席,高中競選班主席,對手是兩名男生。落敗後,其中一男生揶揄她:“以為女仔可以當選主席?蠢到加零一。”

中學時期的希拉莉曾經有段日子很迷太空,去信美國太空總署,查詢如何才能當太空人,卻收到一封這樣的回信:“我們並無女太空人計劃。”

希拉莉母親希望女兒當專業人士,父親則認為女兒將來的成就,不受女兒身限制。事實上大學時有幾位同班同學預言,她會是美國首位女總統(可惜此預言落空)。

希拉莉17歲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高華德助選,初涉政治的她,是共和黨支持者,曾任麻省韋勒斯萊大學“共和黨青年”主席。六十年代末美國民權運動和越戰,改變了她對共和黨看法,改為支持反戰的民主黨人尤金.麥卡錫的總統提名競選,從此進入民主黨陣營。

希拉莉和克林頓是耶魯法學院同學,二人拍拖,畢業後克林頓數度求婚,希拉莉不為所動;但律師執照考試,希拉莉肥了哥倫比亞特區試,阿肯色州試卻過關,由首都遷到鄉下小石城,成就一段婚姻。

article-2658801-1ECE440D00000578-540_634x423

克林頓沒有希拉莉的幫助,不可能選得上總統,他的競選口號是:投他的票,買一得二(get two for the price of one)。但希拉莉選總統,克林頓實為她的負資產。卸下第一夫人稱號八年後出戰奧巴馬,鍛羽後再等八年再戰特朗普。如此鍥而不捨,可見她自小的志願就是當總統!

然而,時移世易民心變,建制精英在眾多選民心目中是美國corruption system的代表,他們尤其厭惡政治世家。傑布.布什共和黨初選輸得那麼慘,是個警示。希拉莉要複製克林頓時代,選民不給機會。

民調的虛妄使希拉莉24小時經歷天堂與地獄,敗選晚不發表講話,顯然沒有這方面的準備,任憑有木人巷打出來的真功夫,也無法撫平當下情緒,講得出一番得體話。這一晚的療傷,是維持尊嚴,體面告別所必需的。

IMG_1149

紅顏已老,壯志難酬。這一晚想必是希拉莉畢生的the longest night。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