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是全球人口老化之最國,銀髮族在日本是不可小覷的消費力量。但即使很有聯想力的人,大概也沒想到,日本人口老化的商機,會令一種“屍體酒店”誕生。

日本人的死亡率不斷攀升,而日本又是火葬率最高的國家,99%的往生者都接受火化。面對死得人多的現實,火葬場應接不暇,有些遺體要排四天隊才得以火化,而殯儀館和醫院的停屍間長期爆棚,於是一些大城市的“屍體酒店”便應運而生。以大阪為例,一間經營了十年,名為“關係酒店”的停屍酒店,設在橫街窄巷,內裡的六個房都是為死人服務的。這些“客房”除了備有停屍凍房外,旁邊還有兩張雙人床,可供最多四名家人過夜的房間,房內還有電視。家人隨時可以開凍房的門,悼念逝去者。“屍體酒店”亦其門如市,日日爆棚。

死在日本,喪禮費超昂,居世界前列。辦一個正規追思禮,約需二萬三千美元(折合約十八萬四千澳門元),還不包括食物在內。計起數來,在日本辦喪事的花費,是英國的十倍!在經濟迷失中過了二十年的日本人,如何能負擔得起?於是“屍體酒店”的經營者腦筋一轉,把停屍酒店服務擴展至包括簡單喪禮服務,並預言未來愈來愈多日本人會選擇簡約喪禮。

“關係酒店”每晚收費一百五十美元,以其提供的兩個空間而言,簡直是budget hotel的價錢。

 

 

(圖片來源:網路)

作者
沈尚青

同一天空下,一些人比另些人幸運。有人享財富得和平,有人饔飧不繼,水深火熱。如此世情,能視而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