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的不變與變

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引起一種擔憂:“完全融入”後,“兩制”還有沒有?這裡說這個話題,難免掛一漏萬。好在港澳的資本主義制度是舶來品,觀察一下歐美資本主義制度曾經有過的以及今後可能發生的變化,或許可以於相關解題有所裨益。

從1688年光榮革命算起,歐洲資本主義制度已歷30多年,其間周折與變遷雖不免,然未曾凝滯。作為資本主義私有制最高表現形式的資本,最近150多年來,經產業資本——銀行資本的漫長過程,大約從上世紀 80年代起,快速蛻變為金融資本。08年的金融危機是這個制度腐朽性一面的集中大爆發,引出越來越多的人思考其中的教訓、揣測它的未來。

近幾年,金融題材的影片於內地網路大行其道,有好事者收攏了一批,冠名為“金融界人士必看的 20 部經典金融電影”,編者也許有心於幫忙開眼界(《大空頭》等),但更在意揭露、批判。《監守自盜》、《華爾街:金錢永不眠》、《利益風暴》、《大而不倒》一類如是。至於 13 年上映的《入侵華爾街》更承襲了此前兩年的“佔領華爾街”民眾的憤怒。

第83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長記錄片《監守自盜》海報

08年金融危機昭示了一個道理:二戰後 70年的經濟秩序與社會架構亟需更新變革。現實中,傳統經濟理論在崩塌,洶湧的民粹主義浪潮衝擊著西方的代議民主制,黃背心運動也讓馬克龍一路滑向“民主的專制”。特朗普當選總統是美國社會秩序變革的先聲,不過倘若再次放任華爾街胡作非為,遲早會影響到美國的政治制度。

歐美資本主義社會在變,制度在變,雖然前景尚難料,但“變”是必然的。周易有言,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這裡的“通”和“久”最終取決於對國家和⺠眾的益處有多大、多久。“變”與“不變”也是辯證的。從這個⻆角度看,香港特區政府那位前司長不久前稱“不相信一國兩制至 2047年就會完結”,亦是有道理的。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