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朗晴

座落在北極圈無邊原野之中的這所旅館,其實就是一塊巨冰。整座建築物除了鋪在睡床上仍散發著腥臊味的幾塊鹿皮以外,裡裡外外都是用冰雪雕琢堆砌而成的。

這座冰旅館位於瑞典Kiruna地區, 號稱世界上最大的冰建築物,室內總面積為5000平方米,每晚可接待150位來賓,每年只存在5個月,當春暖花開、冰雪融化之時,冰旅館即化為一灘清水,待來年入冬以後,一切又再從頭開始。

座落在北極圈無邊原野之中的這所旅館其實就是一塊巨冰
座落在北極圈無邊原野之中的這所旅館其實就是一塊巨冰

走進旅館大堂,隨處可見大小形態各異的冰雕,在藍色燈光的烘托下,顯得有點詭異。登記入住手續非常簡便,工作人員送上全套愛斯基摩人套裝,並提供一個電熱睡袋。

我在冰酒吧喝下一杯藍威士忌後,迷迷糊糊就睡著了。一覺醒來,臥室寒氣迷離,四周漆黑一片,只有口中呼出的水蒸氣泛著淡淡的藍光。當我在苦苦尋找迷失在睡夢中的時空定向力之際,一道綠光從窗外的夜空投射進來,滿室生輝。

等待的東西終於出現了!我從溫暖的睡袋中掙脫,奪門而出,跳上吉普車,向著閃光發亮的西北夜空飛奔。夜空正下著鵝毛大雪,寒風凜冽,厚厚的積雪早已把道路掩埋,吉普車很快陷進了雪坑,踩盡油門也無法再前進。車廂溫度快速下降,我四肢冰冷得無法彈動,視野逐漸模糊,知覺開始喪失。

厚厚的積雪早已把道路掩埋,吉普車很快陷進了雪坑
厚厚的積雪早已把道路掩埋,吉普車很快陷進了雪坑

朦朧之間,雪停了,整個夜空閃爍著奇特的綠色光暈,這是一種調色盤上找不到的綠,一種不屬於塵世的顏色,充滿能量,蘊含生機,扣人心弦。

不知不覺,這些綠色光暈凝結成一條巨幅光簾,自東向西緩慢地飄過天際,越來越寬,越來越亮,不斷分裂融合,不斷變換形狀,光簾有時靜止懸掛,偶而快速飄動,如巨浪翻騰,斑斕處,藍、紫、紅、綠等各種顏色一起在漆黑中跳躍。緊接下來,地平線上升起了無數束光柱,像霓虹燈照射下的噴泉,流光溢彩,璀璨奪目,直衝雲霄。

綠色光暈凝結成一條巨幅光簾,自東向西緩慢地飄過天際
綠色光暈凝結成一條巨幅光簾,自東向西緩慢地飄過天際

我隱約看到一位穿著七彩衣裳的少女在夜空中飛舞,少女的身影逐漸變得越來越大,衣袂飄飄,向著我慢慢移近,漫天繁星凝聚成她的眼睛,明亮而美麗,彩雲幻化成她的嘴唇,緩緩呼出的暖風吹開了掩埋車輪的積雪,融化了車窗的霜結。我感到嘴唇、面頰和身軀被一股溫熱所擁抱包圍,四肢恢復了力量,引擎重新開始啟動,吉普車向著前方的無邊原野雪域繼續奔馳。

夜空中的北極光,就像一位穿著七彩衣裳的少女在夜空中飛舞
夜空中的北極光,就像一位穿著七彩衣裳的少女在夜空中飛舞

原來妳就是我魂牽夢縈的奧羅拉女神,披星戴月來到了我的世界,帶著光明,帶著色彩,帶著溫暖,我的生命從此不再孤寂,不再暗淡,不再消沉。不管妳是傳說中的鍾山蛇妖,還是前來毀滅地球的太陽風暴,我仍渴望妳繼續燃亮我的天空,直至世界消亡。

地平線上升起了無數束光柱,像霓虹燈照射下的噴泉,流光溢彩
地平線上升起了無數束光柱,像霓虹燈照射下的噴泉,流光溢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