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傭,最昂貴的工作

分享一點最近外派台灣工作時的體驗。作為雙職家庭,在澳門請慣工人,一直好少自己動手做家務。到了台灣,之前就一直擔心有沒有工人就位。最後才知道,家傭在台灣是非常難請的。

到了台灣,之前就一直擔心有沒有工人就位。最後才知道,家傭在台灣是非常難請的。

我們在澳門之所以可以請到廉價家傭,全因她們主要是外傭而且有政策支援。然而台灣因為保障本地就業,所以想請外傭就很難,要請家傭,還必須家中有被專業醫療團隊以“巴氏量表”評分在35分以下⋯⋯即家中有完全無法自理的成員,才能申請外傭。而且外傭也分看護及家務工作兩種,請了看護要他們做家務也屬違法。

我們在澳門之所以可以請到廉價家傭,全因她們主要是外傭而且有政策支援。

在外傭難請的情況下,只能請本地人,可是家務工作,如果是純清潔,在台灣起薪大多是每小時四百元新台幣,如果連煮食一餐,再便宜也要二千新台幣一天。對於最低工資是二萬二的本地家庭,請家傭並非一般中產能負擔。之前,我們家很難得聘到家務助理,那位阿姨早上去一個家庭裡工作,下午再來我們家,月入超過四萬元,比她那研究生畢業的兒子的收入還要高。

那位阿姨早上去一個家庭裡工作,下午再來我們家,月入超過四萬元,比她那研究生畢業的兒子的收入還要高。

這就是為何我看到之前女兒入讀的托嬰中心,老師除了照顧幼兒,還要分工為他們洗碗及打掃⋯⋯私立學校一般招生數量都很少,如果再額外聘請清潔阿姨,成本就太高了,畢竟成本其實都得轉介給家長,那麼學費又得再提高,那就會影響學校在教育市場上的競爭力。

幼稚園情況就更為明顯,每天早餐、午餐、下午茶點共三套碗具,都是每天學生用完後放回袋中,再拿回家裡各自清洗。初時看到這些用過的用具,覺得很不可思議,後來我也就慢慢適應了。

之後,我也陸續發現診所的護士也在閒時幫忙抹窗拖地,小企業的清潔都由職員消化。之前經過覺得奇怪,一間在公司附近的眼鏡店,門口的玻璃窗長期保持非常乾淨,某天才發現他們原來派出了秘密武器——抹窗機械人!

在台灣,人人都在研究提高成本效益的方法,沒有廉價外傭的市場生態的確很不一樣,只能說不管生活在哪裡,總是各有好壞,人生活在一個地方,就只能盡力適應了。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
陳念妤

陳念妤,家有三寶貝的全職媽媽,澳門日報副刊專欄作者,熱愛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