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救了我的社交困難症

我從不否認自己是社交困難症患者,天生害羞不特止,讀書時還自恃會讀書,就不好好經營同學之間的友誼;長大後再自恃比較會做事,仍舊莫視同事的小圈子,不屑“埋堆”繼續獨來獨往,從不正視自己的缺點。

我從不否認自己是社交困難症患者,天生害羞不特止,讀書時還自恃會讀書,就不好好經營同學之間的友誼。

原以為可以這樣我行我素一輩子,可是孩子接連出生改變了我。社交網絡世代,作為家長,即使不加入純家長群組,也迫不得已要加入有老師在的通訊群。接收訊息不回應,不聞不問以為可以過關,但卻偏偏年紀輕輕的兒子已被安排各種群體活動及作業,我便不能獨善其身,平日少不免要回應家長們的詢問。哪天到哪家集合,何時接送,有沒有膳食安排等等,蜂擁而來的家長群當然也讓我有點吃不消。

原以為可以這樣我行我素一輩子,可是孩子接連出生改變了我。
作為家長,即使不加入純家長群組,也迫不得已要加入有老師在的通訊群。

如是者還未夠,印象最深小女兒,當年兩三歲人仔,天性似足我,對人冷漠高傲沒禮貌樣樣齊,眼見入學考試將至,為免她成為澳門首位無學校接收的適齡兒童,我開始學習“以身作則”。俗語說“身教重於言教”,幾經辛苦領悟到自己必須轉變的事實,我便硬著頭皮化身成為厚臉皮媽媽,每天由出門那一刻開始,見人都打招呼。同住十年的鄰居一定首先嚇壞,所以在幾次被我打招呼問候後,他們才懂反應。所幸,澳門人都十分友善,習慣了我的轉變後,他們也紛紛向我和女兒報上親切的問候。

眼見入學考試將至,為免她成為澳門首位無學校接收的適齡兒童,我開始學習“以身作則”。

幾個月下來,我因為女兒準備入學的問題,最終變成了有禮貌的良好市民。原本以為自己那套打招呼方式太生硬,想不到最後連女兒學校的老師都叫大家要向我這位“媽媽”學習,這大概是因為那位老師未見識過本人以往冷若冰霜的嘴臉吧。

總而之言,無論什麼原因,我還是感謝孩子,讓我與世界的距離拉近了不少,也希望他們能比我更會與世界打交道,因為無人能獨自生存,至少可以說無人能獨自一人快樂地活著吧。很多父母都說入學試應該怎樣準備,我總是不厭其煩地告訴朋友,很簡單(又很難),就是以身作則,做出模範,讓孩子們有樣學樣。真的,就三個月,一個幼年孩子的性格,就可以完全改變過來了。

很多父母都說入學試應該怎樣準備,我總是不厭其煩地告訴朋友,很簡單(又很難),就是以身作則,做出模範,讓孩子們有樣學樣。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
陳念妤

陳念妤,家有三寶貝的全職媽媽,澳門日報副刊專欄作者,熱愛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