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入學難,其實入托更難。近日多間托兒所公告入托報名結果,多個家長群的媽媽紛紛表示報了超過十間托兒所,卻連候補都沒抽中,人人叫苦連天。

翻看社工局去年4月的相關報道,當時全澳約有8400個托兒名額,而預計全年新生兒約為7000人,表面上可應付需求,及至去年12月上旬,當局又表示2017年首季隨著新落成三家托兒所投入運作,托兒名額將達一萬人,相信可滿足全澳托兒需求。

攜程網職工親子工作室圖片

話雖如此,但仔細看看,4月的報道指可滿足需求,但其實只夠兩歲以上幼兒入托需要。那麼兩歲以前的幼兒怎辦呢?雙職夫婦都清楚,一旦媽媽產假放完要上班,托兒服務就是非常急切需要解決的問題。雖然說可以請家中長者或家務助理幫忙,但他們一般教育程度不高、缺乏照顧和教育幼兒的知識,甚至根本對照顧幼兒不感興趣,試問媽媽們又如何能安心上班呢?

那樣的情況下,大家自然希望求助於專業和有經驗的托兒所。於是,實際入托的需求遠遠高於統計數字;於是,即使全澳現有35間受資助托兒所及15間私托(費用較高),但仍會有很多幼兒無法入托受照顧。

其實幼兒入托問題影響深遠,表面上看似只對家庭有影響,但試想想,在澳門失業率長期處於極低水平的情況下,家庭普遍以雙職為主,女性在產後想順利回到工作崗位,必須有足夠的幼兒照顧支援,單憑家傭及年邁長者照顧,極影響媽媽上班的積極性及效率。

最近,無意中看到上海市希望於今年內推動50家企業推出職工親子工作室,即在機構內向員工子女提供托兒服務,讓員工子女可跟媽媽一起上下班,有些機構的員工甚至可透過視頻軟件,隨時查看子女的情況,光聽就覺得幸福得不得了。

上海攜程網的職工親子工作室,一解員工托兒之苦,讓員工可安心上班。

隨著澳門發展,大型機構越來越多,服務業中女性員工佔比超過一半,確實可考慮設立類似的職工子女托兒中心,相信對於吸引員工入職、挽留優秀員工、提高員工士氣及工作效率等各方面,都有正面影響。

作者
陳念妤

陳念妤,家有三寶貝的全職媽媽,澳門日報副刊專欄作者,熱愛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