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出生在瑞典,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不得不由她的叔叔來做她的監護人。15歲那年,學校排演了一出戲劇,長相俊俏的她被選中在劇中演一個角色,她十分高興,認真地排練,演出的那天,她發揮得非常好,受到了全校師生的稱贊,她出色的表演才能被發現了,從那時起,她就在心中為自己確定了理想,就是要成為一名優秀的演員。

但她的叔叔不支持她的想法,她的叔叔是個很保守的人,認為當演員沒什麼出息,正經人家的孩子還是應當找個售貨員或秘書之類的職業。她對叔叔給自己安排的職業不感興趣,在內心深處,她一直向往著能成為一名演員。18歲那年,斯德哥爾摩的皇家戲劇學校招生,她想去報考,便向叔叔表達了自己的想法。叔叔考慮了一下,對她說:“我只給你這一次機會,如果考不上,你就得按照我的安排去做。”她答應了,在隨後的日子裡,她就開始為考試做准備。

ba45bf13

她十分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惟一的一次機會,她精心准備了一個小品,自己在家裡反復排練,就連睡覺做夢都在演節目。考試那天,她早早地來到了考場,輪到她上台表演了,她走到台上,開始表演自己的小品,演到一半的時候,她發現所有的人都在相互議論著什麼,還用手比比劃劃的,根本沒看她的表演,她感覺極度失落,認為自己肯定沒戲了,一分心,她又把台詞忘了……正慌亂的時候,她聽到評判團的主席對她說:“停下吧,謝謝你,請下一個上來表演吧。”

她懊喪地走下台來,傷心極了,因為她知道自己永遠地失去了這個機會。她一邊走一邊哭,感覺活著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就想一死了之。她來到一條河邊,打算跳下去結束自己的生命。水是暗黑色的,閃著油光,發著臭氣。她想,這水多髒啊,我就是死也不能這麼死啊。於是她便離開了河邊,考慮用別的方法結束自己的生命。

100000006-381-ingrid_bergman

那天晚上,她寫好了遺書,並把自己的東西都整理好了。她打算第二天去商店買一種可以致命的藥水,用它來結束自己的生命。第二天早上,她起來後正打算出門,郵差忽然來了,遞給她一封信,她打開一看,是皇家戲劇學校寄來的,竟是錄取她的通知書!她簡直有點不敢相信,拿著錄取通知書就跑到了學校,親自找到了昨天那個評判團主席,對他說:“我昨天表現得那麼差,你們對我那麼失望,可為什麼今天還錄取了我呢?”評判團主席說:“你昨天的表現相當出色啊!在昨天所有的考生中,你的表現是最好的,所以你上來演了沒幾分鐘,我們大家便在下面紛紛議論,都認為你有出色的表演天賦,都為你高興。當時,有個評委說這樣的能力就不用再演了,直接錄取吧,於是我就讓你停下,換下一個上來……”聽了這一席話,她非常吃驚,而且十分後怕,她想,如果不是那河裡的水太髒,可能自己真的就永遠失去了這次機會!

就這樣,她順利地進入戲劇學校學習,畢業後到電影廠工作,成為了一名電影演員,在此後的演藝生涯中,她先後出演了《卡薩布蘭卡》、《愛德華大夫》、《東方快車謀殺案》等影片,先後三次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成為光芒四射的國際巨星,她就是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

很多年以後,已經是大明星的英格麗·褒曼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談起了當年險些自殺的事,她深有感觸地說:“這件事給我的啟發是,永遠不要過早地宣判自己,因為轉機隨時都有可能發生,一切都有可能改變,一切都有可能是另一個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