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總體敘事比較流暢,但平心而論,陳雅莉導演的《那一年,我17》在節奏的把握似乎仍有不足之處,尤其是全片過長(接近兩個小時),有些地方顯得拖沓,例如譚玉英出幾次場,在場面調度上又沒多少變化,對推動劇情的作用又不大,予我的感覺就是導演不忍心刪去她的鏡頭,畢竟對方是有一點號召力的演員,而且又肯友情客串。可是,“手鬆”的後果是拖慢了電影節奏。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30-%e4%b8%8a%e5%8d%8810-16-57
譚玉英出幾次場,在場面調度上又沒多少變化,對推動劇情的作用又不大

造型、場景方面可圈可點,尤其是C All Star吳崇銘的薯頭造型令人印象深刻,天台的佈置更具標誌性,也可算是澳門電影的一個經典場景,但有一些地方,卻顯得製作單位有點粗心大意,例如服裝的不連戲、《歡樂今宵》式的佈置(如校長名牌只有“譚校長”三字)及在虛設的培育中學裡卻拍到了“聖心女子中學”的招牌等,這些其實都可以避免。

此外,在我的觀影印象中,感到除了天台景可以讓製作單位大肆拍攝外,很多場景都只能局限於一個角落取景,有些鏡頭運用得好,確實可反映角色生活和心靈的局促(如陳俊傑家的場景),但另一些場景,尤其是主角們多次潛入的教員室,卻怎麼說都令觀眾感到那只是攝影機“就位”而已。說白了,就是《那一年,我17》有很多資源上的局限,而且電影製作單位得到的支援也極少,平白令一齣好電影打了折扣,反映了政府和擁有場地的民間團體的支持對澳門電影拍攝工作的重要性。

%e6%93%b7%e5%8f%96
天台的佈置具標誌性,也可算是澳門電影的一個經典場景

當然,說故事方面仍有可進步之處,我感到電影還是欠缺一些擊中觀眾要害的情節和場景,例如《費城故事》中湯漢斯唱歌劇一段,也許是局限於導演對過去學生時代的回憶,又或是為了傳承微電影原作的敘事,在校園情節的敘述始終欠缺一點“放”,畢竟玩屎和打架已不是新鮮事;反而到了成年方面的描寫,就“放”得多,儘管並非甚麼獨特的劇情,但就能令觀眾看得或揪心或愉快。

演員方面,不少演員都頗出色,以新人來說,彭永琛的演技令人印象深刻,尤其他被取消資格“喪哭”一場更令人動容,比起另一位新人袁濃林,彭的表現要討好(當然袁濃林企出嚟就已贏晒分)。片中也起用了劇場演員,老實說其演繹也充滿喜感,令人喜愛,但唸白方面若能改一改話劇腔就很好了。配樂值得一讚,無論是熱血的搖滾還是溫馨的抒情,都令人驚喜。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30-%e4%b8%8a%e5%8d%8810-14-50
以新人來說,彭永琛的演技令人印象深刻,尤其他被取消資格“喪哭”一場更令人動容

雖然有那些可以改善的地方,但《那一年,我17》絕對是誠意之作。據了解,在第一屆澳門國際影展暨頒獎典禮上的版本由於並未獲試映的關係,放映的效果無論是畫面比例、色彩和音樂都出現嚴重瑕疵(與我一起觀看電影的水月姐姐就一直說色彩怪怪地),並非最好的版本,相信正式公映時會得以糾正,請大家期待這部電影。

(《那一年,我17》觀後感.二之二)

往期回顧:

《那一年,我17》的時代隱喻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