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排灣社區──體現澳門的社區歧視

等到花兒也謝了的石排灣綜合購物中心終於開幕,我興致勃勃走去光顧,第一時間就被其充滿鄉土情懷的設計風格給震撼住了!當我轉到其附設的熟食區,見到那些攤檔所使用的字體、那些疑似從圖庫中精選出來的美食圖片、那些大而無當的檔位設計,使我仿如置身於某城鄉結合部的鄉鎮,那鄉鎮就像一名村姑,正努力模仿城市儷人。入口處“熟食區”三個字,我不知為何要用括號括住,也許,只有深明文化奧義的人士才知道其用意吧!

石排灣購物中心內裝飾風格充滿鄉土情懷的“(熟食區)”

令人失望的熟食區

 “(熟食區)”裡的檔攤也不多,甚至一開始運作時竟然不設座位堂食,如此一來,我就知道括號用意了,因為那不是真正的熟食區,而是“外賣區”──後來,營運者大發慈悲,加設了一些座椅,不多,幾張,跟石排灣的“金拱門”一樣,總算力挽狂瀾,避免成為粵港澳大灣區(可能)首個不設堂食的熟食區了。

好開心終於有個“街市”,那些沒有公園可以晨運沒有圖書館可以看報紙雜誌的公公婆婆有地方可逛了,但他們面對一路之隔的購物中心,卻首先要跨越一些障礙,包括繞路搭電梯行天橋,或者亂過馬路;當他們逛得餓了,打算到熟食區休息吃東西,走到心儀的檔攤時,要隔着一塊玻璃對着一個高度適合兒童使用的窗口點餐,檔主會慢慢打一張價目條碼給顧客,顧客領過價目條碼,再到收銀處排隊付錢,收銀處職員再將條碼與一張收據釘在一起,顧客再拿着那條碼和收據去排隊取食物,如果不好彩的話,還需要自行打包。

石排灣社區(新聞局圖片)

相信大家看到上面的文字描述,已知道過程的麻煩與繁複了吧?而更甚者,當中心安排一個不熟練的員工負責收銀時(我承認自己有時有點性急,但為甚麼營業單位不做好員工培訓才上崗呢),你就得花更多的時間了。我也不是想批評那些手腳慢的員工,只是對別人仁慈就是對那些公公婆婆和我自己的殘忍。整個熟食區配置沒人性化可言,營運者方便了自己運作、會計和分賬,卻苦了市民浪費光陰。

由市民來定義?還是由一個社區來定義?

是的,按照澳門人社區歧視的習慣,石排灣公屋群合該就是一個窮人和弱勢居住的社區,那裡的一切,應該就要像另一個被人歧視慣的社區──北區一般,街道不用特別清潔、生活不應講求品味、設施不要追求完備,而未來出現毒品飯堂、跨代貧窮、風化案也是必然的事。

到底是一個社區來定義市民,還是由市民來定義一個社區?明明好端端一個新社區,石排灣難道要複製其他社區相對負面的元素?

不要以為石排灣購物中心的營運者本身就是如此的鄉土風格,試看他們在氹仔花城公園旁的分店,就充分體現了中產情調。事實上,石排灣社區內另一家大型超市,開幕時的貨品也是按照較低端的消費力來配置的,後來周邊豪宅中的外國人多光顧了(不見得他們的消費力有多強),超市才轉型販售一些檔次較高的及受外國人歡迎的食品,讓顧客有更多選擇。生存於這個社會,無時無刻都被會其他人作定義。

狗慘主人羞

我對那購物中心的反應過大了。有競爭才有進步,購物中心一開業,另一家超市就推出周日優惠了。無論如何,購物中心的出現,對區內居民是一件好事。

區內設施乏善可陳

其實,社區內還有很多情況,值得我們關注。設施乏善可陳,例如,沒有狗公園。就算狗主多麼自律,始終會產生一些衛生問題,但如果有狗公園,街道衛生狀況無論如何都會紓緩一半。有一個街坊阿嬸,養了幾隻狗,有段時間,她拿着一張紙到處請其他狗主簽名,要求當局建狗公園。看到那阿嬸那麼無助,我也感到難過。如果有狗公園,狗主就較輕鬆,社區也更和諧。狗公園沒起,但䅲查(有人說他們只查狗,對其他衛生問題視而不見)卻經常群起出沒。是的,窮人住的地方,學乜人養番狗?

在興建中的是豪宅。街道牌本來有安順大廈,但後來“天鴿”來襲,被吹跌了,有關當局索性剝走佢。下面的垃圾桶,在去年九月份選舉後曾經消失了幾個月,不知哪位好心人士記起,才放回去的。

事實上,石排灣區內連像樣的兒童公園都沒有,連年輕人打籃球的地方都沒有,誰人還理得狗的死活?有石排灣街坊向我說,石排灣臨時衛生設施的服務也較其他地區遜色,他不禁要問:難道石排灣居民的生命不值錢嗎?我說啊,儘管衛生設施接待處人員以為你是他們肚裡條蟲會知道他們想甚麼,儘管他們對求診者的徬徨無助熟視無睹,其實,比起其他冇影的服務,衛生站已經“慈悲為懷”了,起碼有嗟來之食嘛!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