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悖論》質素低下卻重要

“未世系列”第三部《末世悖論》(The Cloverfield Paradox,又譯科洛弗悖論)在事先沒透露的情況下,2月4日於美國“超級碗”昂貴的廣告時段播放了預告,當晚就在Netflix上線。不少知道消息的粉絲第一時間欣賞,包括被其前作震撼的我,也準備再一次享受驚喜的劇情盛宴,可惜的是,儘管不能以沉悶或不忍卒睹來形容,但新作確實令人有點失望。(以下含雷,慎閱)

即使在演員和特效方面有一點看頭,如果只是一部獨立的商業片的話,《末世悖論》只能達到Direct to DVD或只能在本土上映而外地片商不會引入的級數。描寫太空船故事的電影近年有不少,包括《引力邊緣》(Gravity)、《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火星任務》(The Martian)、《太空潛航者》(Passengers)及《異形:聖約》(Alien: Covenant)等;《末世悖論》似乎將上述電影的有用元素炒埋一碟(例如《星際啟示錄》有關時空的概念),再將那些配料蓋澆到《外星生命》(Life)這碟飯上,做出怪味碟頭飯來,但比起只吃配料或只吃白飯,這份碟頭飯實在令人難以下嚥。

《末世悖論》的場景熟口熟面

不能不說在人設和情節上,《末世悖論》和《外星生命》有驚人相似之處,例如成員來自幾大洲不同種族、一樣進行生物培養實驗、一樣都是逐一死去最後倖存者回到地球卻面對更大凶險,甚至也有一個角色慘被斷手(我知,《星球大戰》都有斷手)。由《異形》到《外星生命》再到《末世悖論》,可以說有點“一脈相承”,如果改動一下情節,將《末世悖論》變為前兩者的續集也未為不可。

事實上,《末世悖論》這個電影項目在劇本階段並未納入《末世凶煞》(Cloverfield)及《末世街10號》(10 Cloverfield Lane)的世界觀裡頭,只是後來在製作時才由監製J.J. Abrams(J.J. 亞伯拉罕)作改動而成為“末世系列”一員。故事發生在2028年,講述地球能源枯竭,各國派出太空人代表組成團隊執行牧羊者粒子加速器在科洛弗太空站上啟動的任務,以期為地球創造取之不盡的能源。正如片中科學家警告,這項任務搞不好會喚醒地球的深海怪物,甚至擾亂時空,連過去和未來不同時空也會受到牽連。這就解釋了《末世凶煞》中的怪物因何無故出現,故此,《末世悖論》被視作系列前傳。

《末世悖論》浪費了一班演員

《末世悖論》情節犯駁及幼稚之處不少,選用不會說英語的章子怡更是一大敗筆,她在電影中說普通話,而其他角色儘管有來自德國、巴西及俄羅斯,卻又全部講英語,最神奇的是章的普通話其他人都能聽懂無礙,實在離奇。如果故事發生在五十年後,也許在科技上已有不同語言即時準確互通的解決方案,但這方案會否在十年後出現呢?我看未必,可以說,章子怡的出現比科幻更科幻。也許,派拉蒙當初是看到中國龐大的市場才起用華人演員吧,只是想不到電影出來的效果難以令人滿意,最後只能投放在中國觀眾不能訂閱的Netflix平台,避免投放到傳統院線時,再投一大筆錢來做宣傳。

章子怡的出現令電影“膠上加膠”

雖然《末世悖論》本身是一部普通以下的作品,但如果放在“末世系列”中來看,卻又對整個系列世界觀的構建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當中提到的時空扭曲,引發不同平行時空的混亂,為“末世系列”創造了無限可能性和想像空間。

“末世系列”第四部暫名為Overlord,講述二戰期間兩個美國傘兵被擊落後遭遇納粹德軍使用超自然力量對付的故事,更傳會有喪屍出現。電影暫定於今年十月底上畫,我期待劇本和敘事手法能帶給觀眾驚喜。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