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人類,澳門也有昆蟲

早幾年曾迷上登山等戶外運動,幾乎每周都要找一座珠海或澳門的山丘來登上,這愛好除了令我的身材一度變得稍為強壯外,也令我產生了對地質、植物、雀鳥乃至昆蟲的興趣,當然,以我的半吊子性格,那些興趣都只是在門外看看熱鬧而已,從未窺過門徑。

幾年前曾經常登山(圖中人不是我)

由於童年在阡陌交錯的馬場木屋區度過,與不少昆蟲打過交道(確切點說應該是“蟲子”吧,因為蜘蛛和蜈蚣等嚴格來說不屬昆蟲),對昆蟲有點特殊的情感,但自從離開木屋區,減少戶外活動,所遇到的昆蟲除了蟑螂、蚊子、蒼蠅和牛蜱外,實在少之又少,而那些都是令人想除之而後快的,說起昆蟲,人們大概就只有厭惡吧。

珠海板樟山上的竹節蟲
珠海鳳凰山下小溪邊的平背棘稜蝗

早前那段戶外活動期讓我重新接觸到不少有趣的昆蟲,我看到了叫聲比一般熊蟬屬還要響亮的草蟬、見到以為不會出現在廣東的竹節蟲、重遇了草蜢和泥狗仔(螻蛄),也遇到了一些以前未遇過的,例如蚰蜓、平背棘稜蝗及馬陸等。我重新產生了對昆蟲的興趣,也在幾篇文章中提到了昆蟲。我也只能泛泛而談,因為隨着年紀漸長,我竟對基本無毒的昆蟲產生了一點恐懼,似法布爾在《昆蟲記》中那些充滿感情的縱橫開闔的描寫,我寫的簡直就是廢話中的廢話。

附在遺棄花崗岩鑽芯上的竹節蟲
草蜢

近日“澳門細蟻”的命名令本澳產生一股小小的昆蟲熱,我是較早從社交網站得知並分享那些訊息的人之一,而發現者梁志文管理的臉書群組“澳門昆蟲植物分類”,我也早已參與了。對昆蟲有興趣的人可加入那個群組,你會發現澳門的昆蟲比你想像中的多。

我手上的馬陸

今次澳門細蟻的發現,有多重意義,說明澳門有人才,也令一些澳門人知道,儘管地方細小,但“除了”人類,澳門“原來”還有其他生物。事實上,澳門小小三十平方公里,生物具有一定的多樣性(有興趣看看民署的澳門生物資料庫,雖然動物中主要只有鳥類及少量其他生物資料,但已讓人大開眼界了),很值得澳門人認識和保育。只是澳門一直以來的教育風氣都是對本土不怎麼關注的,我曾經主持講座,叫學生舉出澳門五種鳥類,一般都答不齊,也許澳門人一直錯覺我們沒甚麼自然環境吧!

這隻應該是螽斯

即使對一些人來說意義不大(因為賺不到錢),我們還是好應該了解一下活在我們周圍的生靈,皆因這個世界不是只有人類。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