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愁或馬格斯或岩石超人或拉麵男(二之二)

小時候,北區工廈林立。神奇地,電視上播映甚麼卡通(或電影),那些工廠就會生產甚麼玩具,從“星球大戰”、“聖鬥士星矢”,到“變形金剛”、“忍者龜”,罕有地與世界(至少與香港)接軌。那時我就知道澳門的玩具主要是銷往外國,而我在閉塞落後的澳門,與外國的小孩玩着同一款玩具。

當年工廠管理不嚴謹,有些工人將玩具偷出來,帶給家裡的孩子或賣給祐漢的玩具小販,在琳瑯滿目的玩具中,有一種可由石頭變成人形或怪物的玩具吸引了我注意。那玩具毫無美感可言,其石頭形態比起變形金剛的飛機火箭,可謂十分可笑,而由一個石頭變成人形也缺乏創意,因為生產商可以把石頭設計成任何形狀,儘管如此,那玩具摸上手的質感,以及其非主流與充滿魔性(別怪我使用二十一世紀的詞彙)的造型仍吸引了我,那就是“岩石超人”,Rock Lords,小時候,我們將之稱做“石頭人”。

Rock Lords,小時候,我們將之稱做“石頭人”。

像大多數七八零後一樣,儘管成年了,仍然會收藏玩具,多年來我一直關注聖鬥士星矢和變形金剛的玩具產品發展,但這個岩石超人,幾乎已消失於我腦海裡,只是近一兩年我突然想起了小時候曾玩過這玩具,勾起了溫暖的回憶,便想重溫舊夢,可是,能找到的資料少之又少。

後來我終於下決心認真地找一下。我連這玩具的正式名稱都不知道,便只能透過一些關鍵詞去搜尋,竟找到了英文維基百科上有關介紹,知道了其在歐美市場是GoBots玩具的分支(當年GoBots比起變形金剛的前身Diaclone更受歡迎),繼而在YouTube上找到了當年的廣告(有關玩具試玩短片可點擊這裡),然後又找到日文資料,查到了“岩石超人”玩具在日本是“天威勇士”(Machine Robo)的分支。我記得香港的電視台曾播過《天威勇士》卡通,但是否曾出現過“岩石超人”,我就沒有印象了。(YouTube上的其中一集《天威勇士》,片尾曲可看到有岩石超人出現)

“岩石超人”同時解開了我另一個謎團。小時候,我曾經玩過一種會滑動的毛毛怪獸玩具,我一直以為是變形金剛產品,但我搜尋過專門網站和圖鑑都一無所獲,也是後來才知道那毛毛怪獸是Rock Lords的分支,叫“The Narlies”。建議大家要看一看YouTube上的舊廣告,就能知道這些玩具的魔性是如何令我念念不忘,很難想像當年竟會有人想出透過這些玩具來與變形金剛打對台。

小時候,我曾經玩過一種會滑動的毛毛怪獸玩具,後來才知道是Rock Lords的分支,叫“The Narlies”。

近日,我又看到一篇網文,這次儘管與玩具無關,卻也破解了我另一個多年未解之謎。那是一篇有關熱血摔跤漫畫《筋肉人》的文章。

還記得小時候,大概八十年代中,《筋肉人》(台灣譯做《金肉人》)在亞視播放,當年我十分喜歡這套人物造型獨特、情節又搞笑的卡通,當中,有一個角色叫做“拉麵人”(拉麵男),其造型是十九世紀歐美漫畫裡典型的中國人形象,紥辮,有兩撇鬍子。令我久久不能忘懷的是其中一集,拉麵人與對手決鬥一場,戰敗的一方,竟然被人活生生地搓成麵團,製成了拉麵!那超驚嚇的一幕可說成為我的夢魘,幼小的我一直以為人類是可以被直接製成拉麵食用的。

《筋肉人》中,有一個角色叫做“拉麵人”(拉麵男),其造型是十九世紀歐美漫畫裡典型的中國人形象,紥辮,有兩撇鬍子。

我誤以為被打敗和被搓成麵粉的是拉麵人,後來有漫畫出版,我找來一看,發現原來打贏的是拉麵人,其對手是布羅肯超人(這是台譯,不知港譯是否這名字),拉麵人不但贏了,而且還把對手分屍。這就奇怪,為何不是拉麵人輸?為何沒有人被製成拉麵?由於漫畫與我記憶中的畫面有偏差,當年又沒有甚麼視頻網站,我唯有繼續將那謎團保持下去,久而久之也就丟下了。

想不到,近日無意中看到一篇文章,竟然解開了我多年未解之謎。那篇文章叫《超受兒童歡迎的漫畫摔角英雄,三十年前嚇傻孩子(而且是兩次)》,據介紹,原來,由於漫畫中拉麵人對決布羅肯超人的場面太血腥,在動畫版被修改了,“雖然在電視上沒流一滴血,沒想到效果卻比血池地獄加倍詭異。”文章的描寫十分精彩,我這裡摘錄兩段:“基本上,前段布羅肯超人的納粹糟糕橋段被保留了,中間拉麵人的暴獸上顎捻也被保留了(只是布羅肯超人不再像個嚴重牙周病患者一般嘴巴噴血)、但是最後爭議的駱駝扳橋段,在眼看布羅肯超人要被折斷的前一秒……拉麵人突然往左一轉!先前還猛力掙扎的布羅肯超人,突然全身都變成軟綿綿的了,拉麵人把他的上半身旋轉扭了幾圈,然後站了起來。”

“拉麵人雙手一撒,好像麵粉一樣的粉末,撒在上半身已經往後攤平在地上的布羅肯超人身上,然後不知從何處拿出了擀麵桿,在扁平的布羅肯超人身上擀來擀去……已經整塊變成黃色麵團的‘前’布羅肯超人,被拉麵人整塊舉到空中,再用力甩到地面上,對折、再甩一次……最終拉麵人雙手往外一扯,布羅肯……不,他已經不是人類了,布羅肯超人已經變成一把細長的拉麵了。”

這網文最偉大的地方,就是竟然找到了卡通的片段,解開了藏在我心底裡三十多年的謎團!我感到了靈台一片澄明──儘管我曾經被其帶來陰影。有趣的是,我看到片段下的留言,連外國觀眾也說因這幕影響而產生陰影呢(有些國家被刪剪了),但網文作者好厲害,竟沒受影響。喜歡《筋肉人》的,真的要忍真讀讀那篇有趣的文章。

熱血摔跤漫畫《筋肉人》

我感恩於這種突然被滿足的驚喜。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事,對我來說卻是重要發現,畢竟解開了困擾我的謎團,也緩解了我的鄉愁。也許,最重要的原因是:那些玩具曾經在澳門的工廠生產、那些卡通曾在我小時候住的木屋裡播放,而我們貧下階層的父母輩曾在那些工廠揮灑汗水付出青春、我的快樂童年曾在木屋裡度過,我的念念不忘,也是一種對長輩父母輩、對快樂童年的眷戀的表達方式吧。當然,小時候還有很多謎團,仍有待我逐一解開──我忽然又感到了生活的美好。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