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愁或馬格斯或岩石超人或拉麵男(二之一)

如果要我找一個英文字來翻譯“鄉魂旅思”中的“鄉魂”,我大概會用“Nostalgia”這個字。我英文不好,但經常看到Nostalgia就記住了,譯做中文可解作“鄉愁”、“懷舊”,我比較喜歡前者,人的懷舊,其實就是鄉愁,過去的一切是多麼美好啊,成長中的未可知都帶着神秘色彩,一件簡單的事,就足以影響一生。

就算被視為老土又如何?我就是喜歡品味從前,我並不是活在過去,而是把過去作為一種根、一種獨特的宇宙,這根、這宇宙令我的人生更加實在,我在不斷解構過去中成長。是的,過去被美化了,童年的回憶像醮了蜜糖一樣令人陶醉。我只記得黃昏時漫天飛舞的紅蜻蜓,而忽視了化糞池中白色蠕動的蛆蟲。但,作為一名失敗之人,我仍然能從那些記憶中獲得力量。

在成長過程中,接觸過不同物事,當中必然包括卡通和玩具,兩者對兒童的重要性現在不用強調了,而童年時在工廠區收集玩具的精彩故事我已經寫過,我想說的是,礙於當年條件所限,加上資訊並不發達,一些有關卡通和玩具方面的疑問,成為我多年來未解決的謎團。

幸得現今資訊發達,近年我陸續解開了一些謎團,總算對童年有個交待了。例如,小時候,我很迷惑變形金剛(Transformers)玩具中,領袖柯柏文(Optimus Prime)和城市指揮官馬格斯(Ultra Magnus),為甚麼牠們變身前後的貨車頭和機械人造型是一模一樣的?只是顏色不同而已,而後者在卡通中,為甚麼又只是以與貨架合體後的升級模式出現呢?

城市指揮官馬格斯(Ultra Magnus)

十幾二十年後,我終於知道了,原來,在第一代變形金剛玩具中,有部分玩具是繼承自之前的Diaclone(戴亞克隆)玩具生產線,原名叫Battle Convoy的柯柏文有一個能量進化版,名字叫Powered Convoy,造型就是後來的馬格斯,即是說,在柯柏文和馬格斯未成為變形金剛前,原來是同一個人,而後者是前者的加強版。到了變形金剛,普通版和加強版便成為不同的角色了。(我之前曾更詳細地寫過,有興趣可點擊鏈結,這裡就不詳敘了。漫兩拍:我與《變形金剛》(四))我只想說,解開謎團的滿足感,我竟興奮到現在,從我舉這個例子就知道。

又例如,無線電視曾經播放一套叫《故事小寶盒》的日本卡通,其中一集關於一個民間雜技人叫兒子上天偷桃,兒子被分屍拋下來的故事,由於故事獨特,令我念念不忘,我一直想知道那卡通的日文名到底叫甚麼,而那又是一個甚麼來頭的故事,後來讀蒲松齡《聊齋誌異》,我發現了那故事原來出自該書“偷桃”一篇,再後來,我又知道了《故事小寶盒》的原名叫“まんがこども文庫”(漫畫兒童文庫),每集卡通都由童話雜誌《赤鳥》曾刊載的著名童話改編。雖然始終未能得知那集偷桃的故事是由誰人改編,但也總算解開了一大半的謎團了。(有興趣也可看我曾經寫過的文章:(六三)關於《故事小寶盒》

日本卡通《故事小寶盒》

近期,我忽然又對小時候曾玩過的一種玩具產生思念,那種玩具充滿“魔性”,可以由石頭變成外星人或怪物。經過一番查找,發現那玩具的英文名原來叫Rock Lords,而日文名則叫做“岩石超人”。我忽然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

“岩石超人”玩具

(待續)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