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國際影展“五宗罪”(下)

第五罪:組織差人意

平心而論,辦一個影展確實不容易,而澳門到目前為止,好像還沒有一個電影節的陣容可媲美IFFAM,兩場豪華的開幕禮和閉幕禮,選片、協調電影院、售票及組織嘉賓等,沒有強大的財力和“面子”作後盾,實不易為之,我看不出澳門有哪個單位可以超越目前這個組合。

平心而論,辦一個影展確實不容易,而澳門到目前為止,好像還沒有一個電影節的陣容可媲美IFFAM。

話雖如此,影展的組織仍有待加強。例如,在電影資料方面,無論是官網和場刊,創作團隊和演員都是沒有中文譯名的。這對歐美電影來說問題不大,因為加了譯名可能更加不便,但東亞的電影,包括兩岸四地、日本和韓國的電影業團隊人員資料,也一律都以英文顯示,對於看慣那些人中文名字的澳門觀眾來說,實在有點一頭霧水。Kara Wai、Kazunari Ninomiya及Don Lee等總不及惠英紅、二宮和也和馬東錫等易於辨識,希望下屆可多加注意。

又例如,在播放時間方面,經常都會較原定時間延遲,而往往會在播映前加入選片顧問和嘉賓發言。當然,能夠看到製作單位、影星,又能夠聽到選片顧問的解說,無論如何對電影愛好者來說都是好事,只是問題來了,由於時間的不確定,我試過遇到因選片顧問遲來而延遲開播近半小時打亂隨後安排的、有試過去埋廁所遲了一分鐘被要求等嘉賓說完話才准許入場的、有試過因嘉賓都去了閉幕禮而沒有片前解說直接開波播電影的(其實不一定由選片顧問解說,可派代表發言),這些對主辦單位來說可能微不足道,但對於觀眾而言,就會有種組織得比較隨意和不專業的感受。

能夠看到製作單位、影星,又能夠聽到選片顧問的解說,無論如何對電影愛好者來說都是好事。

其實不少電影主創人員都像神秘嘉賓,我知道主辦單位本身也無法控制那些電影人是否可以出席,因此,往往在最後時刻才在網頁公佈。下屆,是否可確定影片開播前十五分鐘為分享環節?如果嘉賓遲到,是否可先播片,完結後才進行十五分鐘分享會?因為時間固定了,對不少觀眾來說是可預期的,不用趕時間的人看到電影就快結局才逼不得已離場。

說到這裡,不得不分享我遇到的有趣的一幕。安排在旅遊塔電影院播放的日本電影《親愛的爺爺》在差不多開場時,主辦單位才公佈電影為C組,十三歲以下不能入場,相關人士可到外面退票。未知是否導演和女主角都來了,吸收了教訓,主辦單位決定把容易失控的小朋友“趕走”呢?消息一出,導致一班獲派票的小朋友及他們的父母(他們可能想:“親愛的爺爺”這麼可愛的電影還不是合家歡電影?)逼不得已離場。冷不妨我身後的小朋友說:“我哋啲飛係人哋送嘅,而家有得退錢,快啲走啦,我哋賺咗。”

安排在旅遊塔電影院播放的日本電影《親愛的爺爺》在差不多開場時,主辦單位才公佈電影為C組,十三歲以下不能入場,相關人士可到外面退票,令人驚訝。

不少工作人員都是為這次活動而“拉雜成軍”的,但可看出已有一定培訓,部分工作人員算專業有禮,只是要滿足於這樣的盛事,仍需培養一班骨幹分子。工作人員要培養,觀眾也要培養,影展並非一般看“爆谷電影”的地方,主辦單位宜加強對觀眾諸如手機強光擾人、講電話及大聲討論等不文明舉措的宣導工作。

最後,值得一說的是,主辦單位考慮來屆選取更多放映點,以免有些電影要安排在上班時間放映。要考慮的是,澳門的觀眾就只這麼多,在下班後同一時間在眾多地點安排電影放映,未必可開拓票源,只會分薄觀眾,導致派飛文化越演越烈,還請主辦單位三思。

對於 IFFAM,我實在還有太多話想說,但篇幅所限,唯有到這裡為止。以上都是苦口良藥,對於受不了“文化氣息”及“小眾趣味”的我這個市井之徒來說,IFFAM頗合我的脾胃,我實在希望IFFAM繼續辦下去。

(完)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