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國際影展“五宗罪”(中)

第三罪:選片嫌將就

第二屆澳門國際影展暨頒獎典禮(下稱 “IFFAM”)其中一件為人詬病的事,就是選取了喜劇電影《柏靈頓2》(Paddington2)作為開幕電影。除了為這部不到半個月後就正式上映的電影作宣傳,我真看不到其作為開幕電影的意義在哪裡。

《柏靈頓2》作為開幕電影,我真看不到其作為開幕電影的意義在哪裡。

細思原因,我認為這也可能與“派票文化”、“一家大細睇明星”及電影審查等有關。如果有人好像我一樣密切留意官方網站或售票網,就會發現影展的節目單是分幾輪公佈的,有的也許是審查評級的關係,有的則估計是後來才決定加插的關係。無論分幾輪公佈都好,主辦單位為了盡早確定和公佈開幕電影,也為了讓各位嘉賓及主辦單位親屬有機會攜老扶幼參加開幕盛典,有甚麼比得上選取《柏靈頓2》這部一定是A組的電影作為開幕電影更合適呢?這似乎也印證了影展是有錢人私人派對的假設。

如果有人好像我一樣密切留意官方網站或售票網,就會發現影展的節目單是分幾輪公佈的,有的也許是審查評級的關係,有的則估計是後來才決定加插的關係。

今屆影展每部電影都配了中英文字幕,可見主辦單位的誠意,然而在選片上比起上屆似乎稍為遜色,不及第一屆的多元性,而入選的仍較多主流國家的電影,建議未來可引入一些冷門地區的電影創作,當然,冷門地區並不是說要引入“冷門”電影,畢竟要照顧澳門的觀眾水平。就像今屆有一部安排在“戀愛・電影館”放映的時長三個鐘的電影,淺薄的我雖堅持不離場,但看得極度痛苦,而“免費”觀眾則已中途離場最少一半,沒離場的在看“朋友圈”(題外話,我一直不知道啲人花錢睇戲,卻又一直瀏覽Facebook和朋友圈的意義何在)。

第四罪:宣傳欠給力

澳門也不是沒有高質素的電影觀眾,但正如前文所說,影展的“銅臭味”得失了一班“自命清高”的人士不願入場,也有一些“怕蝕底”的人不入場(這是我猜的,因為當一班觀眾要畀錢入場而另一班卻不用畀錢時,會覺得蝕咗),而節目時間表公佈的倉卒也令一些有意觀影的人措手不及,尤其是十二月中也算是出行季節。

澳門曾舉辦的一些小型電影節或影展,在入座率方面可謂相當成功,我認為原因有以下幾點:一是提早售票,訂票資訊掛在網上幾個月,想看不到都難;二是依附於不同的會員組織,能夠集中發佈資訊;三是搞手往往都是文化界或業界人士,有人脈因素,澳門盛行的“畀面文化”,撐場是必須的;四是本地文化界或業界選片,影片有保證,也適合本地人胃口。去年由文化中心主辦的“亞洲電影觀景窗”,其中在小劇院放映的《幸福北韓》就幾乎滿座。

當然,主辦單位也不是沒宣傳,去年搞了個甚麼澳門短片拍攝比賽(好像最後也出了點事故),而今屆也臨急臨忙在Facebook搞了個甚麼“作文送戲飛”的所謂“宣傳”活動。大佬,那麼麻煩玩個遊戲,得獎名額只有二十個,而就算幸運得了獎,你才送出原價一百元特價七十元的兩張電影票(先不論還有一大班人無情白事獲派飛),畀啲誠意好冇,起碼都送一下簽名電影海報或其他有價值東西啦。

“作文送戲飛”的所謂“宣傳”活動“,吸引力欠奉。

且不說事前宣傳,活動期間的宣傳似乎也欠章法。例如開幕禮傳媒都被摒諸門外,這在澳門舉辦的一般大型盛事是絕無僅有的(可能有高人會說這種讓傳媒採訪的做法是澳門陋習,應該學外國般這些場合應該出售拍攝權才是);有明星來卻不見更多傳媒採訪(雖然澳門傳統傳媒少攻娛樂新聞未必會來);臉書更新不夠貼,隔幾天才更新。

唯一一個解釋,就是主辦單位根本就不想太多人參與和關注,因為吸引觀眾並非他們的目的。

(待續)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