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魂旅思之有緣再見

不知不覺,《自己報》博客專欄“鄉魂旅思”斷斷續續已寫了四年,這篇是本專欄的第129篇,也是跟讀者暫別前的最後一篇⋯⋯

2015年年中,應《自己報》創辦者的邀約,我們幾個作者開始在這個平台上發表作品。《自己報》給作者的待遇很好,先不說公道合理的稿費,還有精美的版面配合,乃至在臉書專頁和微信公眾號上推介文章,使得我們的文章曝光率大大提高,穩袋稿費之餘,也賺了不少虛榮心。

我盡力經營這個專欄。平台叫《自己報》,英文簡稱是代表澳門幣的“MOP”,本土意味濃烈,我的專欄也着力於書寫本土情壞。我在一篇解說欄目名稱的文章裡提到:

本博客欄目叫“鄉魂旅思”,在這裡,“鄉魂”指的是作者對故鄉(馬場木屋區及舊時澳門)的思念之情,而人生好比旅途,“旅思”就是對當下生存的思考。作者雖有“鄉魂旅思”,卻無酒入愁腸之意,只是想到故鄉是沒法回去的、故人也沒法相見,已有斷腸之感了。

“鄉魂旅思”的寫作,讓我回憶過去,思考當下。我確實也寫出了不少自認滿意的作品。其中一篇《Bobo可否不要老》,得到2.7千個臉書的like and share,也許是我至今最多人看過和關注過的一篇文章了,沒有《自己報》這個平台,就沒有這個讓自己津津樂道的成績。當然,也有不少引起責罵和誤解的文章,令我有機會面對閱讀水平不一的讀者,也清楚明白到網上文章的傳播無遠拂屆,讀者不一定理解我的背景,好容易會對文章產生不同的解讀。

猶記得2016年上半年,我手頭上有兩個紙媒專欄、兩個網媒專欄和一個修訂版小說連載,即是每一周有五篇文章出街。那時自己確實有點瘋狂,下班回家吃完飯後小睡半小時,便一直寫東西至深夜三四點,作息不定時,壓力大,清減了一些的身體便開始復胖。

要減少寫作量了。先是其中一個網媒專欄改變營運方向不再發表作家專欄,及後我因時間花不過來停止了一個紙媒的專欄寫作,而這期間,也由於自己的原因:找不到題材、懶惰,“鄉魂旅思”經常脫期,曾經一度中斷了兩三個月,要不然,至今應該寫了過200篇才對。說來慚愧,多年來,我的紙媒專欄未曾脫過期,皆因一脫期,會為別人帶來很大麻煩,報刊編輯便要臨時找文章填補你的空位,但網媒則不同,最多不更新你的內容而已。

當然,也不能站着說話不腰痛啊,讀者期望你更新,而平台當初找你也是希望你勤加寫作,創造流量。對此,我不能不表示歉意。

“鄉魂旅遊”暫別後,我只剩下《澳門日報》一個專欄了。寫專欄,事實上我也感到疲倦,畢竟十年來每周寫一至幾篇專欄並非易事。每篇專欄實際上的寫作時間可能只有一個鐘或幾個鐘,但構思和收集材料耗費的時間不少,未交稿也有心理壓力,有時壓力大到影響日常生活。也許,這是一個好好的休息機會吧。

曾參與或開設的幾個專欄:《華僑報》“新生代生活誌”及“字字屈機”、《澳門日報》“漫兩拍”及“金漆皮毛”、《自己報》“鄉魂旅思”及另一家網站的“鎚心鎖欲”。有些主動終結,有些被動停止,竟發覺寫專欄好似正經歷另一段跌宕起伏的人生,現在是漸趨平淡,保留最後陣地。

這些年來,我見證了《自己報》的成長,由零開始,慢慢累積人氣與關注度;專題採訪越來越吸引,離不開一班用心的編輯和記者,努力是有目共睹的。現在,《自己報》有新的發展方向,博客欄目會暫停更新,但大家仍可以繼續在平台上閱讀我過去的文章,見證我與《自己報》及《自己報》讀者這四年來的緣分,體味我的“鄉魂”與“旅思”。

有緣再見!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