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侍產假反映女性的社會地位

以前我會覺得男人放侍產假(陪產假)好奇怪,還覺得“不公”:生育的又不是男人,放假來做乜?沒打算結婚生子的男人豈不是好蝕?

當年沒計劃成家立室,又未成為父親,因此才會有這種念頭,但現在自然是沒此幼稚的想法了,尤其是親身體會後,更覺得男人好需要放侍產假。我的工作單位有幾天侍產假放,也感到不夠用,而澳門《勞動關係法》中,規定男性只有兩日無薪侍產假(根本不是福利,而是為免被僱主“抽秤”的“合理缺勤”),更是杯水車薪。

表面看來,男性放侍產假好像“得益”的是男人,但實際上是社會對女性關懷的一種體現,男人在那幾天假期不是無所事事,而是與另一半共同肩負起照顧初生嬰兒的責任。──其實這樣說也不對,因為更需要照顧的,是那個剛生產的媽媽,男人放產假,更多的優點是可以照顧另一半,照顧不了,也起碼減省她的壓力。因此,反方向來說,男士侍產假的多寡,可看出一個社會對待女性的態度。


男人在那幾天假期不是無所事事,而是與另一半共同肩負起照顧初生嬰兒的責任。

澳門政府與民間開始意識到《勞動關係法》中男性只有兩日無薪產假的不足,正在討論,勞資雙方都有不同的論調,而當局亦有新設五日男士有薪侍產假的建議,我希望會有一個好結果。畢竟我們工作都是為了家庭,若果無法好好照顧家庭,工作效能也一定降低。

最近看Netflix的影集Explained(《流行大百科》),其中一個單元令我更堅定男士侍產假是體現女性社會地位的想法。該單元探討“男女工資差距”,指出從工資差距中能看出職場對女性的歧視,但這歧視並非因男女分別所致,主要原因是女性通常還有一個角色──母親。每當一個女性選擇生兒育女,就表示職場生涯的中斷,而僱主也會因女性成為母親而戴上有色眼鏡。

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在影片中受訪時就講了一件趣聞:曾經有一個雜誌欄目的主持回覆讀者說:如果你是男人,就要把家庭的照片貼滿整個辦公室,因為人們會覺得你是一個很好的經濟支柱;如果你是女性,就不要在辦公裡放置任何兒女的照片,因為人們會覺得你不專心工作。

影片介紹到,冰島透過同時提供可觀的女性有薪產假和男性有薪侍產假(前者180天,後者90天,這數字與我在網上看到的資料有稍微出入,詳情可看Parental leave),長遠地有效縮窄了男女薪酬的差距。因為男女都要放產假,僱主的歧視與比較就減少。至於這些改變,卻是冰島女性在社會上取得重要地位後而慢慢作出的。

因為男女都要放產假,僱主的歧視與比較就減少。至於這些改變,卻是冰島女性在社會上取得重要地位後而慢慢作出的。

一個女性生產後確實需要休息和受照顧,而充當照顧者的當然首選丈夫了。丈夫是否有得放侍產假,體現了女性的社會地位及社會對女性的重視,也彰顯女性在權力結構上的比重。

當然,正如上面的影集中有受訪者提到,社會不應該懲罰一位母親,但也不應該懲罰一個小企業老闆。是的,對大企業而言放員工幾天產假也許不痛不癢,但對中小企而言卻可能有所影響。因此,男士侍產假的釐定,絕對是一個複雜的政策問題。只是,可以肯定的,現在澳門的兩日無薪侍產假,肯定遠遠不夠,作為打工仔一員,我當然希望越多越好。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