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人,有壓力

在澳門,最大的壓力,應該是住房壓力。

除了住房,其他的壓力,都在“可控”範圍。

在澳門,最大的壓力,應該是住房壓力。除了住房,其他的壓力,都在“可控”範圍。

坊間早有一句擲地有聲的論調:“澳門街的人,識得呼吸就找到工作。”

確是如此,失業率只有1.8%,基本就是全民就業,這個數字,在回歸初期是7%以上呢。

收入也不低,中位數是16,000元,儘管,facebook高登起底組有關“收入又拖了後腿”的帖子引起你共鳴,但其實,你也慶幸只拖了一點點。

生活成本嘛,說高不高,說低不低,有七八十元難食到嘔的皇朝區某些茶記套餐,也有二三十元溫馨又好味的北區美食,視乎你的取捨。

交通上,開車的話,政府停車場貴極,也只是六元一小時,早少少、行遠少少,大概都可以找到位,連珠海某些停車場收費也比澳門貴;公交的話,事實上也不算太差,因為澳門地方始終細小──當然,首先你要擠得上巴士。至於黑的,那已不關澳門人的事,只是一種“傳說”。

澳門塞車問題嚴不嚴重?見仁見智,一般時候不太嚴重(就算畀人插都係咁話),但一到雨天,某些地段就是災難性塞車了。

工作壓力嗎?一定有,沒有壓力的話,我們同動物就沒分別,人的進化,很大程度是環境壓力所使然的。沒壓力,我們現在可能連猩猩也不如。現在,我們能做的是緩解壓力,畢竟壓力除了使人成長,也產生壓力荷爾蒙啊,會使人肥。

人的進化,很大程度是環境壓力所使然的。

其實,動物一樣有壓力──若然牠們生活在狹窄的地方,就會產生壓力,如動物園的獅子,不停地轉圈。是的,動物與人一樣,生存空間不夠,就會面臨壓力。

就像動物園的獅子,我認為,澳門人,最大的壓力,是住房的壓力。

不知從哪裡聽到過,有人說,鄰埠的人之所以喜歡搞街頭運動,是因為居住空間不足,當他們待在家裡不舒適,自然會有更多動力走到街外參與活動。這講法我當然有保留,但也不全是毫無道理。

猶記得當年,某城中富人曾揚言,澳門樓價好快升到三千呎,年輕人快啲買樓。

當時澳門樓宇呎價還在千多元,很多人都說富人言論不負責任。後來大家才知道他的好意,因為樓價很快就升到五六千元一呎,並繼續離地地升。

好難想像,樓價幾年就升了幾倍。不是說現在的人負擔不起任何一種類型的樓宇,一些唐樓的上車價確實還能承受,正如剛才所說的吃飯一樣,有貴夾唔飽的,也有價廉物美的,只是人望高處啊,當你擁有瓦遮頭,卻感到難進一步改善環境時,總會感到一點灰心。

買樓者是有殼蝸牛,是地產商的“提款機”,但有些人,連想成為“提款機”的資格也沒有。慶幸自己還是有個安樂窩吧!

買樓者是有殼蝸牛,是地產商的“提款機”,但有些人,連想成為“提款機”的資格也沒有。

一位朋友的父親曾說:“買不起樓不是澳門的樓價貴,而是你沒有本事。”

這句話,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只是他說這句話時澳門的樓還是千多二千元一呎,現在不知他還會不會這樣說──也許會,畢竟,有本事的人實在太多,而作為平凡的人們,還得繼續努力,只有自己能打救自己。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