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吹吓水:賭波係條不歸路

幾年前趁在內地機場等機,我買了本作家孔二狗著的《賭球記》,在等機時及在機上讀完。書講的是作者親歷及透過業內人士爆料的內地賭波黑幕故事,例如網上博彩公司如何經營下線代理大賺其錢等,也講述了不少賭徒傾家蕩產的案例,如有人把經營得不錯的髮廊賣了還債,又或有人卡冚卡借貸度日連父母血汗錢都輸埋等。

幾年前趁在內地機場等機,我買了本作家孔二狗著的《賭球記》,書裡講述了不少賭徒傾家蕩產的案例。

書中有一處講述一個小有成就的老闆初嘗了些甜頭後沉迷賭波,越賭越大,有一次,他投注英冠球隊,邀約朋友一同睇波,但英冠一般不會直播,朋友覺得奇怪,卻原來所謂的“睇波”,只是看着足球比數網站更新的賽果而已。該場比賽,老闆買的是下盤(小球),幾人聚精會神地盯着屏幕,比數在90分鐘內一直維持0:0,但補時階段,賽果接連變動,兩隊波連入三球,導致老闆損失慘重,轉眼冇了幾百萬(大概)。──買過波的人應該知道這情節和場面十分真實,而此書的有關描寫確也令我印象深刻。

2018年俄羅斯FIFA世界盃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當然也是賭徒排隊送錢給博彩公司的狩獵季節(對博彩公司來說)。據統計,2014年巴西世界盃,全球足球博彩規模達2200億美元,幾乎是今屆世界盃參賽球隊冰島2017年GDP的11倍,若加上外圍波,數字只會令人難以想像。

2018年俄羅斯FIFA世界盃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當然也是賭徒排隊送錢給博彩公司的狩獵季節。(新華社圖片)

觀乎由寫此文為止的世界盃賽事,都比較難以“捉路”,一些擺明會大勝的球隊,卻頻頻小球交易甚或輸波,例如德國對墨西哥一場,縱然資深球迷知道坐擁“Sam哥”的墨西哥唔係咁容易對付,但德國贏面始終看高一線,因此“標準盤”或外國賭波公司才有的德國“勝及和”(即德國不輸)應該有不少受注。可是德國卻輸了,而且一球不入,此結果令不少彩民及球迷眼鏡與波飛碎了一地,大呼打假波。

對德國輸波,內地有人寫了段子,很搞笑,在此分享一下:

天台上人好多,風聲稍微有點兒大,我擠在人群中,卻絲毫沒有感覺到。人群慢慢移動,方向是天台的邊緣,從樓底有規律地傳來“嘭”“嘭”的撞擊聲。

我走到天台邊緣,那裡還有兩個人在維持秩序,都穿着德國隊的隊服。能看出來,是正版的,應該價值不菲,現在卻糊滿了鼻涕和眼淚。我前面一個人,似乎有點兒猶豫,維持秩序的人幫他理了理頭髮,和揉皺的球服,拍拍他肩膀低聲說:“走吧,往前一步,就能忘掉這恥辱,我們稍後也會跟來!”

“啊~~~~~”

 “嘭!”……

天邊露出魚肚白的時候,天台上恢復了平靜,只有滿地撕爛的下注單,在微風中無規則地滾動著,就像沒頭的蒼蠅,和德國隊隊員。

也許排隊跳樓比較誇張,但因輸波而失去常態的人應該不少,從網上片段看到,美斯在阿根廷對冰島射失十二碼後,球迷要打爛電視機洩憤呢,詛咒美斯全家也是家常便飯。

足球賽果被操控的說法已不是新鮮事,造假波醜聞也時有出現,但正如所有賭博一樣,博彩公司在開盤時已有賠率優勢,而且賠率也會浮動,操盤手透過製造盤口變動的假象也能起到吸引賭資朝對博彩公司有利的方向流動,博彩公司基本已立於不敗之地。另一方面,每屆世界盃吸引的賭徒“新血”,也能確保賭注的“平衡”,因為新老賭徒有不同的投注傾向。

正如《賭球記》所說,2002年日韓世界盃是殺新賭徒的,因為他們不諳足球,以為名氣大排名高就看高一線,結果該屆連連爆冷,新手輸到底褲都冇;至於2006年德國世界盃痛宰的則是老球迷,皆因老球迷見慣風浪,都知道盤口會出古惑,勁旅也會“贏波輸盤”,結果該屆強隊大發神威,把弱旅打得落花流水,老球迷打錯如意算盤,損手爛腳。

那麼,今屆又是一個怎樣的光景呢?

還是那句“冇路捉”,不過,我估計非傳統強隊會打入四強。冠軍隊方面,歐洲球隊已冧莊三屆,正所謂風水輪流轉,雖然南美球隊今屆好像缺少冠軍相,但相信今屆冠軍還是應該出自南美,或至少是歐洲的二流球隊吧(先旨聲明,開賽至今,本人貼的賽果“五估四唔中”,躋身燈神行列)。

至於賭波嘛,年輕人還是不要嘗試,因為真是一條不歸路!

至於賭波嘛,年輕人還是不要嘗試,因為真是一條不歸路!(網上圖片)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